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 第29章(若若她应该看见了...)
    两世为人,林若若第一次面对面的看见死亡。

    她漫无边际地想到唐三他们不会被抓起来吧,自我安慰道这群人才十三岁是无刑事责任能力人,又突然想起这里不是那个她所熟悉的法治社会,而是斗罗大陆。

    那个未来还会发生战争死一片人的斗罗大陆。

    大斗魂场似乎早有预料,又似乎意外非常,他们带着震惊的表情迅速赶到斗魂台上处理那些已经看不出生前模样的尸体,血腥味经过空气传播到了观众席上。

    林若若突然觉得很恶心。

    小舞也一样。

    她也没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

    唐三以及史莱克学院五人的形象与台上冷静默契地扣动诸葛神弩的身影重合,显得如此陌生。

    两人梦游似地回了圣魂村。

    ……………………

    那边慌张离场的几人除了唐三和戴沐白二人还能强撑,其它人也吐得稀里哗啦。

    瞬间击杀六名对手,那鲜血狂喷的一幕,敌人突出的眼珠,还有临死时那扭曲的表情,无不深深烙印在史莱克么怪每一个人心中。那种感觉,是任何其他事情无法替代的。

    “唐三,我们杀人了,是么?”戴沐白有些艰难的说道。

    唐三点了点头:“是的,我们杀人了。老师说,他们都是凶残之辈,死不足惜。”

    宁荣荣脸色苍白的抬起头,勉强说道:“可那毕竟是六个活生生的生命。前一刻还充满了凶厉,可后一刻却已经变成了尸体。我……,哇――”

    “我们杀人了,真的杀人了。”奥斯卡一边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喘息着说道。

    “作为一名魂师,杀戮,是你们早晚要面对的问题。眼前的一切,也是你们必须要度过的艰难。既然早晚都要面对,那么,早一些总比你们在有可能出现的战场上呕吐要好的多。否则,你们就只能和之前那六个人一样,变成一具尸体。”

    大师缓缓走来,他的脸色很平静,淡淡的声音从他口中吐出,听在史莱克六怪耳中却有些不和谐。

    “任何一名成功而强大的魂师,都是踏着敌人和对手的鲜血走过来的。你们没有杀过生么?如果没有,那么你们身上的魂环从何而来?

    魂兽也同样是生命,从生命的意义上来说,它们和人类并没有任何区别。猎杀魂兽时,你们为什么会没有这种感觉?

    眼前的难关,没有人能够帮你们度过。所有的一切只能凭你们自己的意志力。觉得恶心就吐吧,吐习惯了,自然就好了。不过,如果你们不想成为被关注的焦点,那么,就收好你们手中的面具,先跟我们离开这里。”

    当史莱克六怪回到圣魂村的时候,哪怕是唐三也感到十分疲倦,甚至比他们在魔鬼训练的时候还要累。这并不是身体上的,而是来源于精神的煎熬。

    唐三同样是第一次杀人,尽管他的心志够沉稳,但蒙厉临死前的眼神却依旧留在他脑海之中久久不散。就像宁荣荣说的那样,就算明知对手有取死之道,但那毕竟曾是鲜活的生命啊!

    林若若曾经说过的话突然浮现在脑海中:“成为魂师,意味着你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竞争赛道,想赢得尊严只有按照魂师的规则竞争,固然我现在有不认同,但一旦我加入这个体系,他人的目光,生存的压力都会将我逼向现有魂师的方向。”

    他又想起大师今天的话。

    成为魂师,就必须要杀戮吗?

    唐三突然有点庆幸林若若没有选择与他一起成为魂师,经历这些残酷的现实。

    不做魂师也好,有他来保护她就行了。

    唐三不知不觉加快了脚步。经历了这样一番心路历程,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见林若若。

    但下一刻马红俊吞吞吐吐说出来的话让他变了脸色。

    “你说什么?”

    “对不起,三哥。”马红俊脸上更愧疚了,他低头不敢看唐三,小声说道:“就是,若若今天应该看见了。”

    这下糟了。

    他想。

    回到圣魂村,林若若果然逃避着和他们见面,就连小舞,一连好几天,看见他们神色都怪怪的。

    终于,唐三忍不住敲响了林若若家的大门。

    开门的是陶霖。

    “小三来了,若若这几天心情不太好,一直把自己关房间里,应该不想见人。”

    唐三早有预料,笑着说道:“陶姨,我就是想着,秦大哥走了,家里没人做饭,我来帮帮忙。”

    “你……唉。”陶霖摇摇头,到底看着唐三长大,松了口,道,“进来吧。”

    林若若知道唐三来了,并因此慌得一批。

    之前她可是把玄幻小说主角当病猫一样大呼小叫,见识过这一遭,做了几天的噩梦后,现在的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要不是陶霖还有她的家当全在这,她都想扛起火车连夜逃离圣魂村了。

    谴责是不敢谴责的,日天日地的点家主角你要让他不要杀生,想想也是不可能的事。还是等她苟到系统说的拳打封号斗罗,脚踢百级神明时再说吧。

    然而这时,唐三来到了她的房间门口。

    “若若?我可以进来吗?”唐三的语气可以说得上是低声下气。

    然而这在脑海中全是凶神战队死状的林若若听来无异于厉鬼索命。

    “你不说话,就当你同意了。”

    “呜哇你不要过来啊!”林若若反手将门锁上,“就这样说,我听得见。”

    “……好吧。”唐三苦笑一声,他完全没想到,原来来自第一次杀人的精神煎熬不是最让人痛苦的,林若若的排斥才是。

    “若若,我不是故意的。”他向林若若介绍了这件事的始末,最后对林若若说,“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老师说,杀戮是我们成为魂师后早晚要面对的问题,所以他用凶神战队为我们做了一次预演。”

    末了他还补充道:“凶神战队都是凶残之辈,已经恶意杀死了好几支队伍,死不足惜。”

    林若若听后更加害怕了。

    这家伙好像一点都不心虚呀?反而觉得人家该死,杀人有理。

    她弱弱地问道:“你不觉得,无论怎样,他人的生命不能由个人凭自己的意志随意剥夺吗?要不然要法律来做什么呢?”

    唐三才给自己做好心理工作,又怎么会愿意就这样被林若若击破呢?况且在他前世受到的教育中,一个人有取死之道,又何须手下留情?

    林若若话中的不赞同让他慌了神,他急道:“可是依照大斗魂场的规定,帝国的法律不能处决他们,而我们如果不用诸葛神弩,等待我们的就是被他们杀死。”

    林若若哑然。

    她想说这性质不一样,他们是明知这些人凶残才撞上去用人家的生命当垫脚石的同时减轻负罪感。但是看唐三争辩的模样又觉得她不能和他对着干。

    而且,追根究底,教唆他们的是大师,他们原本也不知情,而大师则是从现实出发,一片好意。

    于是她说道:“你说的对,这一切都是大师说的魂师早晚要杀人这个现实的问题,我们应该努力改变的是这个,而不是纠结这件事的对错。”

    ……他倒也不是这个意思。

    但听见林若若放松了口风,唐三也顾不上这些细枝末节。

    “那若若,我可以进来了吗?”

    啊这,这是问题的关键吗?

    林若若无语得甚至连害怕都忘记了,直接打开门走出来,横了他一眼说道:“女生的房间是你能随便进的吗?尽在想桃子,做你的饭去。”

    唐三见林若若肯见他,而且还使唤得这么利索,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下,步履轻快地去了厨房。

    至于他没想吃桃子,这不是买桃子的季节这种话,他是不敢说的。

    林若若没再看他,回想着之前这一切,她心中的认识越来越清晰。

    难怪雪清河一个皇室子弟还需要逃亡呢,这地方完全没有法度可言。为了让她能心安理得的生存下去,只能对这片暴力野蛮的大陆下手,要不然科技只会是灾难。

    想到那个温润优雅,办事滴水不漏的青年,林若若又感到一阵心痛。

    虽说以现在转变了目标之后的眼光看,庆典的开展是一步好棋,但她那么大一个工具人,因为一个庆典,就这么没了,她还是忍不住扼腕。

    说起来,也不知道雪清河怎么样了。

    林若若当然不知道,被她同情的雪清河此时正闭目盘坐在某处水晶铺就的宫殿中,经历着一些奇妙的事。

    伴随着一颗通透得如同由金色水晶雕琢而成的金色珠子在他的头顶破碎。浓郁的金色雾气渐渐将他淹没,他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圈圈光晕。

    她更不知道,远在天斗皇城的另一位雪清河,刚刚从亲信大臣那听说了她的名字,打算将她收入麾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