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 [KU]研究编号011(放假吧!在炎...)
    日月推迁,已复九夏。高专外头种植的几株木槿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花开满了枝头,被有点无聊的夏油杰当成游戏一般点着数量打发时间。

    距离登记在案的咒胎【诺亚方舟】被解决的日子,已经过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现在已经是七月下旬,蝉噪声起,黏腻闷热的夏季如期而至,坐在课桌椅前的夏油杰装着十分专注听着讲台上夜蛾正道的训话,实则漫不经心地分神,视线涣散。

    坐在夏油杰左侧的他的挚友兼同学五条悟直接趴到了桌上,口里大声叫着「好热好热想要吃冰棒,夜蛾老师请客!」实则身上连半点汗滴都没有,这家伙明明开着无下限术式抵挡酷暑还想跟夜蛾老师讹冰吃,简直太不要脸了。

    夏油杰瞥了对方一眼表示不屑,然后义正严词地开口:「首推百〇的苏打口味冰棒。」

    霓虹国民品牌,值得信赖推荐。

    「嗯?杰你有在听悟说话的内容?」另一侧座位上撑着脑袋的家入硝子转过头惊讶地表示,「我还以为你忙着数窗外的花呢。」

    「杰可是我的挚友,而且认真听五条悟大人说的话是应该的吧!」五条悟莫名其妙得意了起来,「所以硝子妳肯定是看错了,杰才没无聊到那个地步呢!」

    哎呀,但他的确是数了花,也确实感觉到有些无聊——夏油杰想道。不过,为了给挚友留点面子,他还是不说破吧。

    「毕竟杰的眼睛那么小,同时要看台上的夜蛾还要往窗外瞄那难度也太高了吧,」五条悟接着还自信地来了一通推理分析,有理有据,令人信服,「那样的效果绝对不亚于瞳孔地震,所以我就坐在杰的旁边,那种程度的话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嘛。」

    夏油杰:「……」

    「悟说得没错,我刚刚的确没有在数花。」夏油杰轻轻地开口赞同了五条悟,然而没等后者得意洋洋地对着家入硝子炫耀,他又凉凉地补了一句,「只是在想,果然暑假开始前必须再打你一顿,把假期没法打的部分提前打齐了。」

    「来啊,谁打谁还不知道呢!」五条悟一听哪能忍,顿时撸起袖子转了个方向对着自家好友,「正好我也觉得这个夏天无聊的要死,要不就打杰来玩玩吧!」

    眼见DK间幼稚的打架现场一触即发,家入硝子悄悄地将课桌椅往旁边挪了几吋,然后从容不迫地伸出两只食指,堵住了耳朵。

    下一秒来自夜蛾正道极具穿透力的怒吼伴随着导师「爱的铁拳」一同落到他们身上:「现在还是上课时间!你们两个给我差不多一点啊!好好听课!」

    打不到啦——开了无下限的五条悟本想这么说,一瞥身旁明明可以躲开却老老实实地挨了一拳的夏油杰,顿时撇了撇嘴,接着一副跟挚友同进退的样子撤掉术式。不过由于刚刚有无下限的缓冲,落在他脑袋上的拳头完全称不上痛就是了。

    然而尽管如此,五条悟却像是做出了莫大的退让一般,嘴上不满地小声说道,「真的很无聊啊,暑假前来自教师的叮咛什么的,我们又不是小学生了,就去深水区也不会溺水,夜蛾太啰嗦啦。」

    「悟,刚刚夜蛾老师并没有说到不要去深水区戏水吧。」夏油杰揉了揉被敲得发疼的脑袋,淡定地接话,「况且难得有机会真的放假,是应该昨天准备。」

    咒术师很忙碌,毕竟诅咒的数量要远远大于咒术师的数量,即便是未成年的高专学生都会被当作可用的人力资源遭到上层支使去祓除诅咒,更别提像五条悟与夏油杰这种一年级就成为一级咒术师,并且晋级特级指日可待的天才选手,平时不是在祓除诅咒,就是正在赶往祓除诅咒的路上。

    高专能真的给他们放这个号称「暑假」实际上不到一个星期的假,据说还是因为近期东京都内的诅咒数量相较同期少了些,夜蛾正道趁机给自己学生申请的假,说一句是来自粗犷大叔外表的老师的铁汉柔情都不为过。

    总不能辜负老师的好意,夏油杰这么想,虽然就他个人而言,祓除诅咒和放假之间,他肯定、也必须选择祓除诅咒。毕竟咒术师就该保护普通人,超级英雄是没有休假日的。

    「做好准备?话说回来,暑假一般都在做什么啊?」五条悟兴致勃勃了起来,「对了,说到夏天就是鬼故事跟幽灵,不如办个试胆大会吧,我们去抓鬼!」

    「抓鬼?」夏油杰看了五条悟一眼,后者的表情让他感到有些不妙,上回两人一起去祓除诅咒的时候五条悟对着那个弱小无助的巨大眼球咒灵就说了一句「我们来玩球,你当球」那表情跟现在是一个样子,「哪来的鬼?」

    「伽耶子啊!去找伽耶子玩!」

    「悟你还没放弃啊,都两个月没有消息了……」

    站回讲台上的夜蛾正道看着旁若无人嘀嘀咕咕不知道聊什么的两个学生,这回连气都生不起来了,只想赶快打发人走……主要是再不走他怕他忍不住把人留下来进行深刻的思想改造,到时候给小年轻们争取的假期可就泡汤了,变相耽误学生本就没多少的快乐青春,这种事夜蛾可做不出来。

    「就这样吧……你们可以走了。」最终夜蛾叹了口气,总结道,「三天内只要没有太严重的事情都不会叫你们出任务的,把握时间好好休息吧……放假回来有跟京都咒专的姊妹校交流赛要准备,还有……」

    夜蛾说到一半顿了下,看了眼显然已经迫不及待的学生——特别是跃跃欲试的五条悟,花了半秒的时间决定还是别说那个消息,也就是关于他们可能之后还会迎来新的同学这件事。

    为了防止五条悟来一波反向招生,直接把有意来东京高专的苗子吓到京都校去了。

    「总之,祝你们假期愉快,好好玩吧。」

    _

    虽说平白得了假期,然而走出高专校门,与小伙伴们分开的夏油杰却有些茫然。

    这当然不是他头次踏出高专,毕竟高专又不是什么只进不出的监狱,不如说为了祓除诅咒四处奔走,待在高专校园的时间说不定还比较少。

    可是,这几个月以来第一次出来不是为了祓除诅咒……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要做什么。

    总之……先买点东西然后回家好了。这个时间妈妈应该在家,因为咒术师的工作夏油杰也很久没回家看看了,连电话都很少打,这次回去带点爸妈喜欢的东西,就当赔罪了。

    做了决定的夏油杰在坐车抵达目的地并前往附近的商店街,在稍加思考后立刻选好了礼物,火速购入——感谢任务奖金丰厚,不管是夏油爸爸喜欢的昂贵进口酒,还是妈妈叨念过的大牌手拿式吸尘器对夏油杰这个拥有私人小金库提前实现财富自由的DK买起来毫无负担。

    接下来直接回家……唔,还是再买点食材回去?他记得离开家之前妈妈曾经提过很想要全家一起飞到北海道吃大闸蟹,虽然现在直接来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不太现实,但吃吃特产过瘾还是可以的。

    好,那再去生鲜市场一趟好了……夏油杰这么想着,马不停蹄地准备往下个地方赶的时候,有人叫住了他。

    「夏油……你是夏油君对吧?」

    夏油杰闻言回过头,看到一张略微有些熟悉的陌生脸庞。

    熟悉是因为似乎曾经见过,陌生则是因为,每天关在高专见得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张人脸,出去做任务见得就是些不成人形的丑咒灵,现在突然见了张五官正常的脸还真有点陌生。

    不过怔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夏油杰很快就在记忆中找出对方的身份,是中学一年级同班的同学,「井口君,是你啊。」

    「是我是我,好久不见!」听夏油杰喊出自己的名字,井口很高兴地咧嘴笑了,「之前虽然分班了但偶尔还能在学校里看到,但上高中以后就……夏油君不是本地的学校对吧?」

    「嗯,我去东京的高专上课了。」

    「哇,东京啊,真好呢!」井口感叹着,「只是没想到夏油君会去专门学校,明明偏差值很高,我常常听池上说,你模拟考的成绩也很靠前……」

    「还可以吧。对了,池上同学的话,我记得后来跟你分到同一个班了?」

    「真不愧是夏油君,竟然知道吗!我和池上就是被分到一班了,不过她一直很关注你,之前还一直跟你们班的打听你的志愿……」

    夏油杰应和着对方的话,看上去完全没有不耐烦的样子,却也不至于显得敷衍,即便井口的话里带点淡淡的揶揄,明里暗里暗示那个「池上」对夏油杰有意思,明显是想听八卦的模样……尽管如此,他还是保持着温和,遇到不方便回应的话题通通完美地回避,又不至于让人感到尴尬。

    「……话说回来,虽然很久不见,不过感觉夏油君一点都没变呢。」井口感慨,「在高专你一定也很受欢迎吧?快说有没有女孩子喜欢你!」

    「这个,很遗憾并没有呢。」夏油杰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道他们高专一年级拢共也就仨人,唯一的女性同胞硝子看见他和悟,那简直是恨不得自戳双目再重金求购没有见过两条狗同学的眼睛。

    根据硝子的说法,年纪轻轻就对男人绝望对她一个花季少女来说实在太残酷了,还曾经向迫害大宗的五条悟索取青春补偿费呢。当然啦最后没讨到。

    「我并没有特别受欢迎,不过,高专的同学人都很好。」夏油杰又说,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那抹与先前不同的弧度直接看愣了井口。

    「夏油君……看来你在新学校过得很不错。」

    「嗯,我很庆幸填了这个志愿。」

    「我想也是,毕竟以前从来没有看过夏油你露出这种表情嘛,」井口说,看到夏油杰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只是觉得,一直高高在上的夏油君刚刚有一瞬间好像下凡了一样,没有那么难以接近了……」

    井口说着又看了夏油杰一脸,见对方脸上又挂回完美的温和笑容,顿了顿,才又开口,「不,没什么,你果然不愧是『夏油杰』啊。」

    跟中学同学井口的寒暄终结在有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后来井口说自己还有点事要先走了,夏油杰便顺势与对方道了别。

    两人朝不同的方向走,没有人回头——夏油杰突然想到,或许他的未来正如现在这样的情况,作为咒术师的夏油杰的未来与井口、池上这些普通人不存在其他交集……最好也不要有交集。夏油杰可不希望在祓除咒灵的现场看到认识人的脸,即便那些不是高专的同学,只是已经走向不同未来的陌路人也一样。

    话说回来,井口说的那些琐碎日常对于夏油杰来说也并非全无意义。虽然他确实和寻常日本DK不同,关心的不是什么恋爱运动等等话题,但这不妨碍他明白那些平凡的日常正是值得守护的珍贵事物。

    夏油杰相信自己是特别的,是强者,然后他会用这份力量去守护弱者,因为这本来就是他这样的强者该做的。

    「……什么啊,一副『像我这样的强者就该守护弱者的笑容让他们能够拥有讴歌青春走向光明未来的权利』的表情,好恶心。」

    夏油杰:「……」

    夏油杰颇为诧异地回过头,出乎意料却又理所当然般地见到了想像中的身影,「伽……齐木?」

    齐木空美没有回应夏油杰,不过也没有否认,只是瞥了他一眼后就转移视线。

    「妳刚刚都听到了吗?」夏油杰不受齐木空美态度的影响,十分自然地询问,「听到我跟井口君的对话,从一开始?」

    要不然实在很难解释对方怎么能那么精准地道出自己的心声……不,即便真的听到对话,解读到这个份上已经堪称读心了,直接让夏油杰想起了两个月前曾经被奇怪咒灵的奇异领域支配的经历。

    「我不想为一看就明白的事情多费口舌。」齐木空美面无表情地回答,「还有,刚刚会出口只是因为你的表情真的很碍眼,其实我对猴子过敏,不要跟我搭话。」

    「齐木真有个性。」夏油杰感叹一声,并不是很介意被称作猴子——毕竟这称呼无独有偶,他的好兄弟五条悟不也被眼前的小妹死猴子死猴子地叫吗?说起来他夏油杰好歹还是活着的猴子呢,这波等于直接胜了对方一筹,这么一想岂不是美滋滋?

    「不过既然这么巧遇到了,有些话想要说呢。」夏油杰看向齐木空美,笑着眯起眼,「介意借点时间给我吗,齐木?」

    被五条悟戏称为高专招生组组长的夏油杰露出宛如佛陀在世的和蔼笑容——他想努力拉一看就是个人才的齐木空美入教……啊不,是入学。为咒术界也为一般人的安危做贡献。

    「我拒绝。」齐木空美毫不意外的拒绝了,并且她还补充,「要是强逼我去,我会在0.3秒内拿出口袋里面的小学生防狼口哨并吹响它。提示一下,方圆两百公尺内就有一间驻有警力的派出所,目前正因为附近小学有诱拐犯出没正在勤加巡逻。」

    不让你从普通猴子变成要进局子的□□猴子是她齐木空美最后的仁慈,希望你夏油杰不要不识抬举。

    夏油杰:「……」

    至于吗?从社会层面下死手,对一个体面社会人而言,杀人诛心不过如此。

    真不愧是妳,齐木空美。

    「算我输,服了妳了。」夏油杰叹了一口气,再次想起眼前的小女孩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不过……妳心情不好吗?」夏油杰犹豫了一下还是询问道。

    虽然齐木空美的性格从之前几次交流看来就是肉眼可见的恶劣,但是,夏油杰却还是能感觉到对方现在的心情是特别的不好,或许是因为他本来就很细心吧。

    说到齐木空美,虽然夏油杰和对方也称不上熟悉,这么问好像有点多管闲事,但是……一般人看到落单的愁眉苦脸的小学生,一旁眼见都没有家人,会上去搭话跟帮助是很自然的事吧?

    不管再怎么说,齐木空美都还小呢。这或许也是为什么夏油杰容对她忍度那么高的原因。

    「又露出来了,看到弱小事物忍不住伸手帮助对方的表情,」齐木空美看了夏油杰,顿时露出了嫌恶的表情,然后又说了一次,「好恶心。看来我在你眼中是弱小的存在。」

    「不,我承认齐木很厉害喔,只是就算这样齐木也还是小孩子。」夏油杰说着,空出手在身上翻了翻,好不容易在上衣口袋翻出了一根棒棒糖,咖啡口味的,「草莓味的没了吗?唔,不嫌弃的话这个给妳吧,吃糖心情会好点吧。」

    尽管夏油杰已经做好齐木空美连理都不理自己的准备,然而令他感到惊讶的是,齐木空美还真的接过那根咖啡口味的棒棒糖,并且当场拆来吃了。

    那干脆俐落的样子甚至让夏油杰有点忧心,「虽然是我给妳糖的,不过以后要是有陌生人要给妳糖,千万不要拿也不要吃喔。」

    齐木空美听了对夏油杰露出一个混杂「你在教我做事?」和「你是白痴吗?」的表情,让夏油杰不由得苦笑。

    但又有点高兴,这代表齐木空美的认知里面,夏油杰至少是可以信任的。

    「我并没有信任你,只是以你的能力还有性格威胁不到我。」

    「齐木难道会读心吗?」夏油杰好奇地问,「那我现在在想什么妳看的出来吗?」

    问完后夏油杰脑袋里面立刻开始回想之前做任务时见过最丑最难吃的咒灵的口感……然后把自己恶心了一把。但这下齐木空美总看不出来了吧?

    「露出了一脸生吃咒灵并且咒灵还很难吃的表情。」

    「所以说齐木妳果然会读心吧?!」

    「并没有。只是我跟你们是不一样的,就作为生物的性能而言。」齐木空美却说,「还有,真正的读心才不是这个样子,我做的是只要具有正常感官的人类都能办到的事,读心是超能力。你懂什么是超能力吗?」

    「我是觉得妳刚刚那样就很像超能力者了啦……」夏油杰不由得吐槽一句,然后惊奇地发现,齐木空美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

    为什么,他刚刚说的那句话难道是什么很不得了的赞美吗?

    「其实你好像还不错,虽然还是猴子。」齐木空美说,破天荒的竟然是一句赞美,「有人说过你很适合倾诉吗?未来如果去什么奇怪的教团当教主搞传销会很有前途。以猴子来说。」

    「不用一直强调猴子吧……而且我也没想过当什么教主。我是咒术师喔。」夏油杰耐心地强调,「现在是,以后也会是。」

    然后齐木空美便静静地看着夏油杰不说话了,看得后者都感觉有些不自在了,她才又开口。

    「我一直很好奇,虽然不是不能推理出来,但还是不能理解。」齐木空美说,她的表情十分认真,「为什么你们明明这么普通,却可以这么自信?」这连她都做不到。

    「……噗,啊抱歉。」忍不住笑出声的夏油杰伸手掩饰了一下。他觉得眼前的小女孩毕竟还是孩子,听对方这么说完全没有被冒犯的感觉,只觉得很孩子气挺可爱,「因为我跟悟是最强——妳是说这个吗?这是事实喔。」

    齐木空美却知道这不是事实。理应冠上「最强」之名的那位,目前正因为暑假来了在她家写暑假作业呢。

    但齐木空美也懒得纠正,猴子的自恃甚高她见多了,一般来说她根本不屑理会,现在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还真的是因为心情不好。

    齐木空美再次被身为超能力者的弟弟齐木楠雄打击到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准备了很久希望能打败弟弟,将弟弟带到了有二级咒灵的地方准备当场表演一个祓除咒灵给对方看……然后咒灵就被消灭了,被她弟弟的气场。

    齐木空美也是到那个瞬间才知道,原来两百米的心灵感知范围同时也是弟弟的气场范围;在齐木空美带着弟弟将二级以下咒灵的地方跑到了遍以后,观察出楠雄的气场与作为负能量的咒力不同,是相反的正能量……同样可以消灭咒灵。

    齐木空美甚至可以合理推断,他们家附近没见过咒灵的原因恐怕是因为,楠雄的气场会默默将咒灵消灭,根本轮不到她来发现。

    齐木空美:「……」

    于是在对此一无所知却祓除了无数咒灵的弟弟一脸「妳又在发什么神经」的眼神下,齐木空美的心态顿时崩了。

    然后就离家出走了,就在她特别挑选要战胜弟弟的她的诞生日,作为一个彻底的失败者夺门而出。

    「明明很弱小,为什么还不甘心当猴子呢?」齐木空美像是在问夏油杰,又像是在问自己,「猴子赢不过普通人,这是食物链,根本不可能扭转的。」就像超能力者永远立于不败之地那样。

    「我听说过的食物链并不是这样……不过,齐木是输给谁了吗?」夏油杰看着齐木空美,有些讶异,「我还以为齐木是不会轻易服输的类型,失败了也会觉得累积起来的失败会让未来的成功更加甘美——感觉妳会怀有这种想法。」

    「……」别说,齐木空美还真是这种类型。不然也不至于累积了三千多笔败绩还不放弃,坚信自己最后能胜利。

    「我还是会认输,只是对象不会是猴子。」齐木空美当然不会讲「你说的对」这样的话,不过,言辞间却相当于肯定了夏油杰对她性格的猜测,「你,真的很不错啊,其他人都是猴子的话,感觉你有天能当上猴王吧。」

    「那,谢谢?」夏油杰试探地说,跟齐木空美说了一会话,他对寻常社会的赞美和贬低的词汇开始感到模糊了。

    齐木空美却没理他,而是开始思考,她果然不能放弃。

    不光是不能放弃打败弟弟,毕竟每回被打败感到沮丧过后,齐木空美内心马上会升起一股愉悦——果然只有我的弟弟能够打败我,不愧世界上最可爱最强也最棒的弟弟——然后继续努力挑战。她还不打算放弃以「咒力」打败「超能力」。

    因为负能量与正能量的对决,感觉就很宿命!

    「你说了不错的话,再加上这根棒棒糖的口味也还不错……给你点期间限定的奖励好了。」

    齐木空美说着打了下响指,然后在夏油杰困惑的眼神中,没打一声招呼就走了。

    「……还真是神秘,齐木。」

    夏油杰感叹了一声,便继续启程赶往生鲜市场买大闸蟹了。

    ——等他发现齐木空美的「奖励」时,已经是假期的最后,他顺手祓除了一只一级咒灵,在下嘴的瞬间发现咒灵竟然变成了咖啡果冻味。

    作者有话要说:_

    从吃臭抹布到吃甜品的杰哥:???幸福来得太突然

    一不注意字数有点爆了……不过感觉下章就能入学高专了,算是好消息

    因为文案上面写的是十三岁入学高专,但空美刚出场才十二岁……所以没错,过了生日才入学!加上本来就把空美生日设定在七月底,也就是说本来就是在这个期间入学,只是没想到用来铺垫跟认识彼此的新手任务会写那么长……是我的错(掩面

    这章稍微写了一下我想像中还没有接受苦夏的杰哥,这个夏天对他而言只是木槿花开的普通夏天,对弱者还有强者,责任义务什么的还没有极端的认知,理想又体贴人的孩子……所以你后面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啊杰哥……

    偷偷说一下,空美对夏油杰的印象比对五条悟的印象好很多,但目前对她而言都还是猴子

    _

    空美小笔记:

    (1)最后面给杰哥的奖励也是空美的术式,不过不是说空美拥有很多能力不同的术式,稍微透露一点的话是与无穷极和无矛盾律相关的应用(作者设定有关就有关系列(听我瞎掰.jpg

    (2)奖励是期间限定,过了时间吃咒灵还是抹布味,惨杰哥惨

    (3)目前设定齐神的气场是正能量,暂时只能秒杀二级以下的咒灵,二级以上会受到程度不一的削弱,并且齐神还是看不到咒灵的存在

    (4)空美真的不会读心也不会预知,但他很会毒奶

    (5)没有杰哥空美也会振作起来,空美的本质还是自信家,只有楠雄能打击到她,然后会因为想打败楠雄又顽强地原地复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