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 第56章(交易...)
    李熠没有回答,而是轻轻眯了眼睛,“为什么要阻止,你投钱了?”

    裴若鱼赶忙摇头,“我没有,只是觉得如果是灾难级的颠覆,很多人会家破人亡。”

    李熠听到这个说法非常意外。

    第一句话开口,后面的就好说很多了,她转过头,可怜巴巴看着他,“你想想,多少人会跳楼,他们的家人孩子又怎么办,被债主追债,常年活在恐惧中,这影响非常可怕呀。”

    李熠有点想笑,话的道理没错,但她说出来总觉得不太对。

    “到底能不能阻止,我愿意帮忙,那两座山,还有我之前挣的钱,都可以用。”

    听到这句话,李熠笑不出来了,没人比他更清楚那两座山和挣的钱她有多看重,而现在,居然要拿出来帮助那些陌生人。

    “为什么?”

    “什么?”她转过头,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

    李熠没说话,只是平静看着她,她知道他问什么。

    裴若鱼咬了咬后牙槽,不得不开口:“因为那是灾难啊,多惨啊。”

    李熠见她不想说,也没在追问。

    “不行。”

    裴若鱼着急了,“为什么?”

    李熠看她:“你又凭什么觉得我可以?”

    “凭你是‘野皇’!”

    李熠反应了好半天,才知道这是币圈给他起的外号,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明白她是怎么知道的。

    呵,人缘很好啊。

    “所以呢,我为什么要帮助那些利益熏心的人?他们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搞不好我还能大赚一笔。”

    裴若鱼着急的眼都红了,她握拳道:“你帮啊,你帮了,我也帮你好不好。”

    李熠看她,嘴角勾起一抹笑,眼底却不带任何情绪:“你?怎么帮?”

    然后他就看到了十分玄幻的一幕,裴若鱼张开掌心,一个小叶子冒了头,然后叶尖慢慢吐出一颗碧绿的露珠,露珠在变至普通珍珠大时,凝结成石,掉了下来。

    然后小叶子缩回去,仿若是个特效。

    “给,不管你身体有什么毛病,吃了这个就好啦。”裴若鱼捏起来,递过去。

    李熠盯着那绿色小珠,第一次有点回不过神,听说裴若鱼的异能和亲眼见到,还是有着本质区别。

    “上次考试前,你就是用这个帮我的?”他忽然想起。

    裴若鱼一听,立马点头:“是啊是啊,所以你得帮我吧。”

    李熠抬起头看向她的眼睛,有些困惑:“真的就是为了那些赌徒?”

    裴若鱼见他态度松动,心里终于轻松许多:“他们只是一小部分,主要是为了他们身后的家庭,有很多人甚至听都没听过虚拟币,但这样的因果却要报在他们身上。”

    说完又想到什么,补充道:“当然,你到时候操作也不能一竿子全打退,最好要他们认识到深刻教训,然后并不会家破人亡的出去。”

    李熠简直被这个无耻要求惊呆了,“你条件还多。”

    裴若鱼这会儿摊牌了,心态也变化了,“还行吧。”

    她说完伸出掌心,递到李熠面前,神色带着蛊惑:“接了吧,对你真的有好处哟。”

    李熠看了看她的指尖,手从裤兜拿出来,接了过来。

    小珠子冰冰凉凉绿莹莹,如果不是刚才亲眼看着怎么出来,他一定会以为这是颗玻璃珠。

    “吃吧吃吧,现在就吃。”裴若鱼着急让他感受树灵液的神气。

    这灵液是她用功德反哺出来的树灵液,万木精华,要不是有求于他,打死她都不会拿出来。

    李熠放到了口中,抵在舌尖,还没吞咽,便感到那小珠子化成了液体,消失在口中。

    紧接着,神奇的来了。

    身体的疲倦从头顶开始,一层一层褪去,好似戴了许久的枷锁慢慢松开,让他有种漂浮空中的不真切感。

    神清目明,每一口呼吸,都有真真切切的舒适感。

    这样的状态长达三分钟,等他缓过神,便看到她得意的看自己。

    “怎么样,满意不?”裴若鱼问。

    李熠看着她这样,半晌问道:“这么相信我?如果我现在反悔呢?”

    裴若鱼愣住。

    李熠神色沉了下,继续问:“如果‘野皇’是别人,你也打算拿出这个,去求人吗?”

    裴若鱼生气了,她眼睛更红了,“你到底帮不帮?”

    李熠转过头,双手撑在阳台玻璃边缘,闲闲道:“考虑一下吧。”

    裴若鱼还想说话,远处响起了声音,属于她的生日烟花,爆开在夜空。

    一同出现的还有一朵胖鱼,非常胖。

    “生日快乐,小鱼妹妹!”身后传来欢呼。

    裴若鱼擦了擦眼角,收敛下情绪。

    看完了烟花,她回家倒头就睡,只是第二天起来时,身体却不一样了。

    那种心跳加速的亢奋感消失了很多,她惊讶的摸了摸身上,温度也没那么高了。

    想到此,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早上大家一起吃早饭,李熠看了她一眼,在程凝安和程嘉松去厨房端饭时悄悄说:“别高兴太早,我还没同意。”

    裴若鱼剥着鸡蛋,点头:“嗯呢,我知道的,你没同意嘛。”

    说完将剥好的鸡蛋掰了一半放口中,喜滋滋吃着。

    李熠:“……”

    下午裴若鱼去上晚自习,程嘉松和李熠回学校,看着李熠又带了一台电脑,程嘉松好奇道:“那个坏了吗?”

    李熠摇头:“没有,这个有用。”

    “哦。”

    事实上要让那帮利欲熏心的赌徒就这么离场是一件非常难以完成的事,不过他既然决定了,那就不会做不到。

    李熠到学校后,先给辅导员请了一周的假,然后带着电脑去校外找了一间酒店。

    裴若鱼也在学校过上难得的舒服日子,做了一天题,回到家也没那么累了。

    “最近心情好了很多,下次休息了再和嘉松小熠他们出去玩玩。”程凝安很欣喜见到这样的情况,果然还要劳逸结合才对。

    裴若鱼笑了笑,“嗯。”

    七天后的周末下午,李熠出了酒店,看着外面的黄昏,才感到时间眨眼而过。

    不过这次很不一样,因为没有疲惫感。

    他回到学校,正常报到销假。

    室友问他干什么去了,他只说有事,大家见他不想多说,也就没有追问。

    翌日,星期一上午九点半,股市开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