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 (十五)(楚天千里清秋...)
    好像确实是这样,当你寄情于山水,便不会那么在意眼前的得失,因为世界是这么大,生活是这么丰富,有太多的事物值得关注,有太多的未来值得憧憬。——康乔

    为什么提到林晨的时候,裴胜男的脸颊一下子就红透了?

    这是不是说明,她喜欢他?

    这个念头出现在我脑袋里,犹如一个炸弹爆炸在沙漠里,掀起漫天风沙。

    Giao!在林女士眼皮子底下搞这种感情方面的小动作那不是找死吗?这简直就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待脑海中的风沙消散,我又冷静下来。

    不对,这应该只是我想多了,或许人家就是容易害羞呢?

    裴胜男平时也不常和别人说话,和林晨也不熟,可能和不熟的人说话就是那样的反应,虽然我平时也没看过她脸红。

    再说了,不过就是借一本书而已啊,为什么会害羞呢?这不是说明还是有不对劲的地方吗?

    啧啧,这就是青春的情愫吧。

    那句诗怎么说的来着?

    “这一刻,我感到你正注视我的心,像那清晨阳光中的静谧,落在已收获是寂寞的田野上。”

    青春的心啊,总是不由自主地飘到了别人身边。

    一粒小小的种子,就算是落到了见不到阳光的夹缝里,就算是落到了没有雨水的荒原上,也会努力生根发芽。

    有人会把石块压在它的身上,阻止它的成长,但它从不会放弃,而是用力顶开那块石头,追逐阳光,恣意妄为地追逐阳光。

    “康乔啊,你怎么了?”我听到身后有人叫我。

    “嗯?”我转过身,发现是程宜站在我身边

    “怎么了?”我问道。

    “你刚刚一直在傻笑。”

    “傻笑?”我刚刚笑的很傻吗?

    额,可能真的有点傻。

    “也没什么,我就是刚刚想到了一件事情。”我非常敷衍地回了个理由。

    “那肯定是很高兴的事情了。”程宜点了点头,也没问具体是什么事情,而是转过身去,站在原地。

    “你怎么一直站在这啊?”

    程宜没说话,只是指了指面前贴满了书写比赛作品的墙壁,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也没发现什么奇怪的。

    看到我脸上茫然的表情,程宜露出了似乎是失望的表情,“你没什么发现吗?你再仔细看看。”

    “啊?那我再走近点看看。”

    我上前几步,从最上面一副作品开始按照顺序浏览,终于——我在其中看到了程宜的作品,是一首词!

    我之前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

    “原来你也参加了这个比赛啊!我一开始都没注意看……我就注意到那些写英文的了。”

    程宜的作品被贴在最上面一排,是一首宋词,不过寥寥数十字,也不是什么特别精致华丽的字体,但整体看起来非常舒服整洁,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大气。

    “不错不错,非常大气,果真是字如其人。”

    对于我的彩虹屁,程宜表示十分满意。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

    这首宋词,读起来确实别有一番意境。

    程宜解释道:“这是辛弃疾写的《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也是必修四里的内容,等我们上了高二就会学到。”

    “你提前了预习语文课本?”

    “不是预习,我知道这首词是因为我之前看过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就念过这首词,当时我就觉得美极了。”

    “什么小说啊?”

    “忘记了。”

    “啊?”

    “说来也奇怪,我忘了那本小说叫什么,讲了什么,主角的名字是什么,但就是把这句话记得很清楚,当时看的时候我就把这首词记下来了,到现在,我发现这首词能让我平静下来。”

    “平静下来?通过念这首词吗?”

    “对,大概是因为它描绘了辽阔的秋景吧,或许当你寄情于山水,便不会那么在意眼前的得失。”

    说着,程宜背过手去,走到窗前,微风吹拂,碎发轻舞,像个文青。

    我站在她身边,不自觉被这种氛围感染,“寄情于山水吗?可是我们这里也没什么山水啊。”

    “那就看看天空,看看云朵,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过,每天的晚霞都很漂亮,嗯……”她又思索了一会儿,补上了一句,“也不能说是每天,应该是在天气不错的时候,下午放学时分,能看到很漂亮的晚霞。”

    “应该吧……说起来,我之前从来没有注意过西边的天空是什么样的。”

    “说起来,在一天中,我最喜欢也是最期待的时刻就是放学了,要是那天的晚霞很美的话,我一整个晚上心情都会很好。”

    “这么神奇的吗?”

    程宜的话成功让我开始期待晚霞,虽然说起来,那不过就是几片云彩,是生活中再平常不过的事物。

    我想,这或许是因为我日常的生活实在枯燥,同桌微红的脸蛋和天边的云彩,轻易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令我遐想联翩。

    很快,上课铃响了,大课间结束了,枯燥但需要全神贯注的学习生活开始了。

    因为和程宜约好在上晚自习之前去看晚霞,今天晚餐我干饭速度飞快,比往常提前了五分钟到达教室。

    今天的天气很好,明天的天气大概也很好,夕阳是橙红色的,有近及远渐渐变淡,犹如一副印象派油画,这样的风景时常会有,但我从未注意。

    看到我们两人并排站在窗边,张彧也凑过来。

    “你们在干嘛?”他问道。

    “我们在看晚霞。”这话听起来还是有点文艺。

    “晚霞?”张彧若有所思,“俗话说,‘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看来明天天气会很好。”

    “跟天气没关系,我们只是单纯觉得它漂亮,想看看。”

    “原来是这样。”张彧看看晚霞,又看看我们,最后回到了座位上写作业。

    我觉得他还有些话没说,大概是觉得这很无聊,但又不好意思当着我们的面说。

    但我只觉得自己心中的烦躁真的被缓解了,或许是因为这风景,或许是心理暗示的作用。

    从窗边望去,穿着校服的学生们络绎不绝,穿行在校园的小道和教学楼的台阶上,他们大都有说有笑,处处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太阳已沉下天际一半,但它的光芒仍旧透过云层,一直延伸到目光无法触及的地方。

    天地是如此辽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