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 第 16 章(人也好猫狗也罢,全部都...)
    阿水扯出一个别扭难看的笑,“阿茶姐姐你说什么呢,我们怎么会怕官差。”

    “对呀,你们怎么会怕官差?”姜茶拿他的话反问他,“若是旁人,我或许会认为是做了什么案,可你们不过是几岁大的孩子,能做什么。”

    阿水紧抿着唇不说话。

    “我对你们的身份和遭遇并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你们会不会给书塾带来麻烦,或者说会不会伤害到老师。”

    阿水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看来是会了。

    姜茶对两人的耐心到此为止,“不愿意这里说?那去堂屋当着老师和官差们说如何?”

    “阿茶姐姐!”阿水紧张出口,眼眶红了,“我,我们……对不起,我也不想连累老师的,只是那时候我们真的无路可去。”

    姜茶来书塾已一月有余,知道阿水和阿云两兄妹是自己找上门来求江醒收留的。结果江醒那傻子什么也不问就同意了,就跟收留她一样,全然不顾会不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江湖很危险,也很不讲理。

    拿他们杀手来说,有讲道理的,接什么单就杀什么人,可也有不讲道理的,比如罗网杀手榜榜三魑九,他接单杀人必定会附送‘赠品’——在场所有活物,人也好猫狗也罢,全部都得死。

    姜茶印象最深的是六年前,魑九的刺杀目标在京城一名酒楼吃酒,于是他把目标和酒楼上下包括皇亲和官员等五十七人都杀了个干净。他这一出不仅惹怒了朝廷,还惹怒了被朝廷迁怒的杀手们,以致于接下来两三年他都在被人追杀,只是那些人都是羊入虎口罢了。

    听阿水这么说,姜茶脸色一冷,开始琢磨怎么做才是最优解。

    阿云从阿水背后探出半个脑袋,红红的眼睛里裹着恨意,“阿茶姐姐,那些人都是坏人,他们勾结土匪杀了我爹娘。”

    “阿云!”阿水呵斥她。

    “阿茶姐姐是好人,告诉她没有关系的。”

    被称为‘好人’的姜茶:“……”

    这阿云小小年纪眼神儿就不好了。

    阿水再看姜茶,见她一副等自己交代的样子,咬了咬牙才道:“大半年前,山匪截杀我家车队,爹娘拼死拦着山匪,让管家大叔带着我和阿云逃进城报官,不想在去衙门的半路我们就遇上了官差。”

    说到此处,阿水拽着拳头,恨恨道:“我们起先还以为是运气好,毫不设防地跟着他们去衙门,谁知道他们把我们引到偏僻的小巷要杀我们灭口。管家大叔拼了命才让我们兄妹逃出来。逃出来后,我和阿云就扮成乞丐四处躲避、乞讨要饭。后来天越来越冷,我们实在熬不下去,听说老师收留无处可去的孤儿,就寻来了。”

    姜茶沉默片刻,问:“你们在前院那几个官差里看见凶手了?”

    “嗯,那个个子最高的。”饶是阿水少年老成,也只不过九岁,他强忍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截杀车队的山匪里就有他!”

    “官丨匪勾结不是小事,我也想过我们当初遇上的会不会是假扮成官差的山匪,现在看来,那群山匪全是官兵假扮的都有可能。”阿水有些犹豫,但还是说了,“我父亲是即将上任的知府。”

    姜茶抿了抿嘴,没说话。楼主曾跟她说过,官场上的龌龊,江湖比不了其一。

    “阿茶姐姐,我没想连累谁,只是不想死。”阿水垂着眼眸,紧紧拽着阿云的手,“就算死,也要在为爹娘、为管家大叔报仇之后。”

    “他认出你们了?”

    “我不确定。”

    “啧。”姜茶觉得麻烦。

    杀掉这四个官差?不,不能。这太容易让人怀疑到书塾,官府再派人来调查不还是能发现阿水兄妹。

    偷偷摸摸把阿水兄妹绑了交出去?似乎也不好,幕后凶手的行为作风拿不准,就不能排除他会寻到书塾来斩草除根。何况,她姜茶也干不出来这种事。

    让阿水阿云立即离开书塾?就算人找来,她也可以推说什么都不知道。

    “阿茶姐姐?”阿水见姜茶盯着自己和妹妹不说话,莫名觉得不安。

    “还有亲人吗?”

    “嗯,爷爷奶奶健在,还有叔伯们,只是他们都在老家乾州,离这里太远。”阿水苦涩道,“我本想给他们送信,可这大半年来,我连请人送信的银钱都拿不出。”

    “找老师借啊,以前他没有钱,现在有啊。等你家人找过来,加倍还就是了。”姜茶无语,“我本以为孩子里就你最聪明,结果你一样是个傻子。”

    阿水挠头,“我来书塾时骗老师说自己不识字还没亲人,所以,所以……”

    “老师才不计较这些,他只会替你高兴。”姜茶觉得自己掉进了傻子窝,“等官差走了就借钱寄信。”

    提到官差,阿水面露惧色:“我担心那个人认出了我们兄妹。”

    “我觉得他没认出,相信我,我的预感向来很准。”

    认出不认出都无所谓,反正要死。其余三个姑且不论,那个高个男人绝不能活。

    姜茶让阿水阿云别去陈河家,避免官差找云草问话,他们又得找借口不回书塾。

    阿水心中明白,牵着阿云往小青山方向去了,到时候有人问起就说出来采野菜。

    果然是个机灵的。

    姜茶看着两个瘦小的背影若有所思,她站了会儿才回书塾,此时几个官差已经把经过了解了,正要打道回府。

    云东不甘心,“官爷,您就这么走了?不把这个姓江的抓回去审吗?”

    一个官差很是不耐,“是我办案还是你办案?还是你觉得办案是儿戏?就不说你爹娘只是失踪,就算真的被害了也得找到尸体,还得有证据才能抓人。”

    他们倒是真希望云有福夫妇死了,最好尸体也快点被发现,至少有得查,像现在这样顶着烈日四处查访,实在是吃力不讨好,运气差点,他们查访个十天半个月说不定都查不出所以然来。

    “俺爹娘肯定是被他给害了!”云东对此深信不疑,他指着周围站着的村民,“你们,是你们帮着姓江的杀人埋尸了对不对?否则怎么会这么帮着他说话!”

    村长重重一拄拐杖,“混账!我平安村百年清誉由不得你这般污蔑!”他又看向官差,“差爷,是他云家抛弃重病的云草在先,现在回来抢人不成又开始栽赃陷害,其心可诛啊!差爷明鉴,还请还我们一个公道!”

    “失踪的是俺爹娘,又不是你爹娘,你哭嚎什么!”云东也求官差做主,“官爷,俺爹娘命苦啊!”

    爹娘的命苦不苦官差不知道,他们只知道自己命苦。

    这案子县令大人根本就没放心上,否则又怎么会随意差了他们几个来问话,既然如此,他们又何必操心。

    领头的官差开始忽悠人,“行了,我知道你是孝子,你要是真觉得他们已经遇害,那就把尸首找出来,我们必定为你做主抓住真凶。找不到尸首就只能按失踪处理,官府也只能帮着贴告示寻人,这寻不寻得到就看造化了。”

    云东悲愤的表情僵硬住了。

    尸体就别想找到了,那黑虎寨寨主常虎觉得晦气,早命人一把火把云有福夫妇的尸体给烧了。

    另一官差拍了拍云东的肩,“别想太多,说不定你现在回家就发现他们已经回来了呢。走吧,天怪热的。”

    云东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板往上窜。他看看官差,看看江醒和一干村民,再看看官差,萎了。

    他比他爹娘更识时务,也更会‘放得下’。

    送走了官差,又送走了村长和村民,直至人影消失,江醒还站在院前看着。

    姜茶站到他身侧,“老师?”

    “我何德何能。”江醒声音有些低。

    “你功德大了。”姜茶道,“你知不知道普通农家子想要上书塾读书识字有多难?看样子你不知道。一个孩子的束脩,得要全家人一年不吃不喝才够得上。你呢,分文不取,你说他们能不帮着你吗?”

    普通村子,几十户人家,一两百口人,会识字算术的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平安村也是如此,现在江醒来了,收了村子八九个学生,就多了八九个会识字算术的可造之材。他们甚至打算从这八九个孩子里挑选出最有天分的一个,全村集资供养他科考,以改变整个村的命运。

    江醒笑笑,“阿茶,我教书的水平想必你心里也有数,我哪里有脸面收人束脩。”

    哦,原来你知道自己教得烂啊。

    “账可不是这么算的。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能一样吗?”

    江醒摇头,“我得求个问心无愧呀。”

    姜茶……姜茶好想翻白眼。

    她忍住了。

    “老师,你可真是个好人。”

    江醒:“……我怎么觉得你这话并不像是在夸奖我。”

    你感觉真敏锐。

    “怎么会!”姜茶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脸,“我是真心实意的夸你呢。”

    才怪。

    因为官差来得突然,书塾的午饭时间硬是晚了一个时辰。等姜茶做好午饭用过之后,她才得空找理由离开书塾去追那几个官差。

    姜茶运起轻功,只一炷香时间就追上了,只可惜目标少了云东和那个高个子。姜茶面色微冷,上前打晕三人,扯了他们的裤腰带把人给捆上,又撕了衣袖把眼睛给蒙上。

    咳,姜茶的表演时间到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