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 第 18 章(鬼林的真相...)
    阿桃解决完那群小鬼,带着江望就近找了一家宾馆,暂时住了下来。

    阿桃娇娇小小一个女孩子,扶着江望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来开房,加上阿桃没有身份证用的是江望的身份证,前台大妈看他们的眼神都奇怪了起来。

    阿桃装作看不见,扶着江望去了房间。

    前台大妈虽然爱脑补,但心还是好的,给他们开了一楼的房间,省的看这姑娘还得驮着那男人上楼,她看起来怪费劲的。

    阿桃插了房卡,把江望放在床上,她自己也累趴了。

    其实那群小鬼单独拿出一个来并不入流,只是背后的人似乎很懂,刻意放出一群,人海战术就相对困难一些了。

    真是身心俱疲,这个江望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么能招鬼???

    想到这里,阿桃扭头看了一眼,江望呼吸平稳,但还是昏迷不醒。

    阿桃眉毛都拧起来了,她又察觉到附近的鬼气,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重新将江望包裹成了一个球,掩盖住他的气息,然后闭上了眼。

    有些奇怪的是,外面只有一只小鬼,而且这只小鬼横冲直撞,甚至连自己的气息也不懂得隐藏。

    其实别的小鬼攻击她是带着一股不得不的怨气,实际上他们察觉到她的之后是畏惧的,眼下这只小鬼却吻着她的味道追上来了。

    阿桃假装不知道,接了盆水来到江望前面,沾湿了一次性毛巾给他擦脸。

    等那小鬼幽幽而至时,她猛地勒住了他的脖子。

    “咳咳...师父!”

    当大头鬼发出声的一瞬间她也正好看见他,阿桃松开了手:“怎么是你?你身上的味道怎么回事?”

    大头鬼是偷偷跟着师父来的,师父来的时候根本没通知他!

    大头鬼一脸委屈:“我....我想来帮一帮师父的....可是在树林里被老朋友拦了下来,非要跟我叙叙旧....”

    所以他不但没帮上忙,还沾了上了一身别的鬼的气息。

    阿桃手里的毛巾还没放下,就听小徒弟尖叫起来,“师父,师爹怎么丢了一魂?!”

    “嗯?”阿桃闻声拉开了凑到前面的小徒弟,伸出食指放在了江望的眉心处,不禁皱起了眉。

    其实一般来说丢了魂怎么也不至于晕倒,所以她压根儿没往这方面想,只以为鬼的阴气侵入身体或者是被吓到了才晕倒的。

    阿桃抚了抚他的额头,看了一眼小徒弟,“不是丢了魂,是被硬生生勾走的。”

    小徒弟也点了点头,小爪子放在嘴边:“的确,现在剩下的魂魄已经开始游离了,必须快些给他找回来。”

    “不过——”大头鬼还要说什么,但看到师父的手一直放在师爹的脑门上,脸色有些严肃。

    阿桃眼神变得越来越冷,她看到了什么?

    江望的梦里为什么会有鬼林的场景?

    一片混乱中,众鬼相残,妖血趁其不备钻进了一个人类小孩儿的体内,在并不长久的肉-体中仍然得到了永生,苟延残喘到现在......

    很明显,江望就是妖王。

    二护法没有死,只是叛逃了,还偷走了只剩下一副空壳的妖石......

    二护法偷来仙露给她浇水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时常坐在树下跟大护法抱怨,说在鬼林守门的日子有多么郁郁不得志,又说这不成器的桃树也让他十分挫败。

    阿桃之前的认知完全被颠覆了,她眼神空洞,顺着床边滑坐在地上,她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怪不得他这样招鬼。

    不知道是不是他有意为之,故意在试探她的身份。

    既然仙灵一族不多了,那说明大多数妖族也都消失了,那他的手下大概也死绝了吧,这大概是唯一让她感到欣慰的了。

    大头鬼看到师父不太正常,蹲在她面前想要给她传送灵气。

    阿桃拦下了,“我没事。”

    其实让他一个鬼来传送灵气还是十分苦难的,毕竟他要先将鬼气净化才行得通,传送的量少还不打紧,若是多了那是影响到修为的危险操作啊。

    她看了一眼小徒弟,十分欣慰。当时只是心血来潮觉得无聊要收一只小徒弟,可如今看来,这小徒弟还真是对她掏心掏肺。

    而江望......他们好说也相处了那么久,竟然一直在欺骗她。

    阿桃想起当年她还是一棵小桃树的时光。

    当年跟妖王长久处在鬼林,但他们还真没有什么交集,他只是偶尔跑出来吓一吓她,吓得她本就稀少的桃叶簌簌落下。

    妖王肉-体被绞杀,但他的神识全部都在妖血中,即便被困在灵石中,那他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灵石的作用只是控制他留在鬼林不去别处不能作恶而已。

    关于他的记忆,她好像就这么点。

    不知怎么的,关于二护法的事情她都能记忆犹新,但妖王那段记忆好像离她十分遥远。

    阿桃站起身来,勉强振奋起精神,对小徒弟招了招手:“我们走吧。”

    小徒弟晃晃悠悠也站了起来,抬头不解地看着师父:“可....师爹还没醒。”

    “以后不准叫他师爹。”阿桃面无表情道,“他是个骗子,能力比你我强得多。”

    大头鬼回头看了一眼江望,脑袋上的小芽儿微微晃动。

    他摇了摇头,“我感受不到别的气息,他只是个灵肉过于契合的普通人类罢了。”

    说道灵肉契合,他之前就是要跟师父说这个来着,因为即便是丢失了一缕魂魄,但他还是比一般人都要正常许多,之所以晕倒只是因为是被突然夺去的。

    阿桃戳了戳他的脑袋,“都说了是因为他比你厉害,你看到的都是他想让你看到的!”

    大头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被师父拉着出了门。

    他很相信师父,但他又觉得自己的感觉没错。大头鬼忽然顿了一下,在门口处停了下来,认真道:“可是师父,万一他真的死了,你确定自己不会后悔吗。”

    他觉得师父会的,别问,问就是直觉。

    阿桃被大头鬼问得哑口无言,小徒弟见状趁热打铁,“要不是他的灵魂和肉-体天生就过于契合,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正常人的三魂七魄恐怕早就散了。”

    阿桃看了看江望,又看了看小徒弟,妥协道:“好,那我去夺回他的魂,你在这里好好看着他。”

    大头鬼点了点头,总感觉师父的状态不太好。

    阿桃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呼吸平稳的江望,伸出手给他护上了一层桃叶。

    不管他是不是苦肉计,她都决定今日以后跟他一刀两断。

    他也算帮助自己化了形,帮他夺回魂魄就当是她最后再帮他一次,了结了这段恩怨。

    大头鬼面带担忧,跟阿桃挥了挥手:“师父小心!”

    阿桃又回到了祥龙湖,一路找到之前遇到鬼打墙的地方,想要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她弯下腰在杂乱的草丛中翻找,是不是嗅一嗅树木的枝干,想要从上面寻找小鬼残留下来的气息。

    在起身的一瞬间,她忽然想起之前宴会上的经历。

    鬼打墙跟之前的迷魂阵相比,虽说有些简陋但也有异曲同工之处,加上江望被夺取魂——或许是另外的噬魂鬼。

    不知到底是谁这样变态,正常脑子的人谁会大批量生产小鬼???

    简直就像工厂里的流水线。

    想起之前密密麻麻像蝗虫过境一样的一群魑魅魍魉,阿桃胳膊上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还好她自带辟邪功效,不然当时扑进去大概会连骨头也不剩。

    无知者无畏,呵,当时她那样愚蠢,为了保护江望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结果呢?人家本身就身怀妖血,众鬼忌惮的主呢!

    阿桃一边吐槽,一边暗中注意着头顶的一团白色雾气,然后趁他不注意,飞身跳起将他抓了下来。

    她不便废话,直截了当地问:“魂呢?”

    随着阿桃与他的直接接触,他的身体变得越发透明,到最后竟然有种要消散的感觉。

    这就是阿桃的苦处了,除了大头鬼那种皮厚的,不然正常的小鬼跟她一接触就有消失的危险。

    可那白色幽灵不但不怕,还笑了两声,在消散之际给她指了指路。

    阿桃感知着周围的一片寂静与祥和,知道真实情况肯定并不如此,前方肯定有陷阱在等着她。

    只不过她现下找不到别的鬼,除了往前走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

    “师父且慢!”

    阿桃正欲往前走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大头鬼手里提着一只灰色的大-麻袋朝她飞奔过来,只不过那只“麻袋”十分不老实地扭动着身子。

    走近之后阿桃才看清,那根本不是什么麻袋,而是一只跟小徒弟一样有一颗大脑袋的大头鬼,只不过他的头身比更大一些,显得好像只有一个椭圆形的脑袋,身子不那么明显罢了。

    大头鬼拍了一下手中的大脑袋:“都说了师父是好人不会伤害你了!”

    “你你你,你这不肖后辈,还不放我下来!”

    那只大头鬼声音不似小徒弟稚嫩,倒像是中年大叔,看来还是一只老鬼。

    小徒弟放下了老鬼,那老鬼有模有样地整理了一下衣服,正欲开口又被小徒弟拍了一巴掌:“快说吧老叔,人命要紧啊!”你就别装逼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