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 第四十六章(江大人生得这般好看...)
    一路绕过人群,温璟儿带着江书衍来了温泉馆,馆内没有篷顶,完全处于露天状态。因着温泉的缘故,其内雾气蒸腾,甬路上漫着水汽。

    温璟儿屏退了下人,拉着江书衍径直走向了馆内的贵宾区。刚进入立于这处的小阁,江书衍便觉出不对,现下看着温璟儿拿着件白色浴衣笑嘻嘻地递给他,江书衍二话没说转身便走。

    “江书衍!”温璟儿扯住他的衣袖,一步跃到他身前,“别走呀,还未更衣呐。”

    低头看了看衣裳,又轻瞥一眼阁外的泉池,江书衍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他皱着眉道:“你这又是要作何。”

    像要偷吃葡萄的狐狸般露出分不怀好意的笑,温璟儿无辜地眨眨眼,软声冲江书衍道:“看不出来嘛,自是要同你一起泡温泉呀。”

    她这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她口中所言之事是什么平平无奇的一般琐事一样。

    江书衍双目微瞪,不去看她,“胡闹!怎、怎可——”他一拂袖袍,负手背在身后,眉毛深深地蹙起,不再言语。露天室外,光天化日,就算二人是夫妻也不能如此!在他所受的规矩教条里,这般行径实在荒yin!

    歪头看看好似被“吓得不轻”的江书衍,温璟儿偷笑着去拽他的手臂,“怎么了,生气啦?”她强迫江书衍与自己正视,眼巴巴道:“这温泉馆还未开放,泉池天然所造,但未曾有人下去泡过,何以知晓对人体有无伤害。若是伤了客人身子,那我这生意还做不做了。”

    听得此言,江书衍侧眸看她,“你阁中伙计这么多,怎的就非要你下去泡。”

    温璟儿撇撇嘴,耍着无赖,“我可是阁主,要以身作则,怎能凭我主儿的身份便加以推脱,尸位素餐之事我可做不来。”

    “......”江书衍知其是故意变着花样儿同他扯皮,却又无可奈何。

    温璟儿嘴巴鼓得和那青蛙似的,气呼呼地看着江书衍,“你就不能同我一起嘛,我也是头一回泡,心里也没底。”

    见江书衍还是未松口,温璟儿低垂下脑袋,看那模样是勉强极了,她声音低低的,满是失落,“你不愿就算了,我自己一人便好。”

    言罢,她便耷拉着脑袋准备离开,江书衍看着那委屈的小脸儿,心中了然,这小无赖八成是又诓他,却终是瞧不得她难过,伸手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江书衍温柔地托起温璟儿的脸,“你何时才能不戏弄于我。”

    “什么叫戏弄,这是合理合法切实有效的战术。”温璟儿见自己被戳穿,便也懒得装下去,她朝江书衍眨眨眼,“不如此,你能心软吗。”

    她倒是坦诚,直接把“战术”全盘托出。

    江书衍哭笑不得,于他而言,对温璟儿总归毫无办法又没法拒绝的。温璟儿还想朝这一本正经的丞相大人耍个无赖,便听他淡声道了一句。

    “我于你,何时都是心软的。”

    -

    说归说,真正身体力行的时候还是会有些力不从心。

    江书衍绷着一张脸,更完衣从小阁出来,刚好瞧见温璟儿在门口等他。她坐在椅子上,双腿来回晃悠,足上穿了双甚为怪异的鞋。

    那鞋履似乎是以竹条编制,只有鞋头,后跟裸露成空,脚跟和脚踝处均无遮挡,好似一不留神就会掉下来。

    温璟儿瞧他出来,连忙蹦蹦跳跳地跑过去,被江书衍一把扶住。他看了看那双堪堪欲掉的鞋,眉心蹙起,“当心着些,别摔了。你穿这草鞋作何,破洞褴褛,怎能护好双足。”

    低头看了看自己踩着的拖鞋,温璟儿无奈地摸了摸眉毛,“这可是璟儿牌拖鞋,特意设计的,怎么到你这儿就成了褴褛草鞋了。”

    “拖鞋?”

    温璟儿点点头,她往江书衍身后看了看,更衣处旁边的靠墙格柜里放着几双男士拖鞋。走上前去,温璟儿拿了双放到江书衍身前,“你穿着靴子如何去泡,难不成还要拖着湿掉的鞋袜回相府?”他拉着江书衍坐到一边的椅凳上,“快换上,有了这个就不怕踩水了。”

    盯着那双实在称不上体面讲究的鞋子,江书衍迟疑了许久。穿着浴衣走到室外也就算了,鞋袜上如此打扮,着实有些衣衫不整。

    鞋子就在脚下,江书衍的手伸出去又凝住,眉头好像蹙成了一个小山丘,看样子是在做一场不小的心理斗争。

    温璟儿弯下腰揉了揉江书衍的眉心,“怎么婆婆妈妈的,我都换了。”边说着,温璟儿还边在原地跺了跺脚。

    终究还是换上了,江书衍被温璟儿拉着往泉池走。

    走在前面的温璟儿牵着江书衍的手指,步子轻快,看起来很是兴奋,蹦蹦跳跳地给江书衍介绍着馆内陈设。

    看着她张牙舞爪的背影,江书衍的脸上浮起温柔的笑容。他故意放慢了步子,跟着她的节奏走着,不打扰她的喜悦,偶尔应声,只是倾听着。

    他总算知道这竹鞋的用处了,泉池热气环绕,在甬路上生了水汽,不免会打湿双足。有了这双鞋,即使碰了水也无碍了。

    贵宾区和区外的建造几乎一般无二,唯一不同的便是男女更衣间设在一处,由断墙隔开。顺着甬路而过,左右隔开亦是男间女间。

    途径甬路分岔路口,温璟儿选择性忽略指示牌,直愣愣便要往男间那边走,还故意放大音量同江书衍说话,好似这样就能将他忽悠过去了一般。

    江书衍手腕使力,将那欲跑进男间的温璟儿扯了过来。

    没受控,温璟儿猛一回身,撞在了江书衍的胸膛上。她的双臂抵在他胸膛两侧,看着江书衍的眼睛,突然有些心虚,嘴巴上的功夫却没落下。

    “我虽吩咐下人们无需过来伺候,但难免会有一两个不长眼的,若是他们途径了这里该如何。”温璟儿笑道:“江大人如此主动,我自是欢喜,但这大庭广众的,是不是不太好呀。”

    又是一副没正形的样子。

    江书衍用食指轻轻叩了叩温璟儿的额头,“正经点。”他抬眼示意了一下那块木牌子,“你且看看这上头写的什么。”

    “这个啊...”温璟儿摸摸后脑勺,故意装傻,“许是他们放错了叭,我可不记得有叫他们摆了这东西放这儿。”

    温璟儿把话题扯过去,“哎呀别纠结这个了,我们赶快走叭!”

    刚要跑,就又被江书衍拉了回来。他笑看着温璟儿,那双眸子里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意思,江书衍伸手指了指另一侧的女间。

    想要推拒,嘴巴还未张开,就见江书衍看着她的眼神又笃定了一些。温璟儿不开心地撇撇嘴,只能听他的话往另一边走。

    不过走了两步路,就当江书衍将要抬步的时候,温璟儿突然回身朝男间的方向飞身奔去,只留下一句,“我就去那边参观参观!很快的!”

    “......”

    江书衍发现了,他是真拿她没辙。

    是他忘了,温家小无赖怎么可能这么乖乖听话。

    她那小脑袋里,总有数不尽的歪点子鬼灵精,江书衍就是想防都防不住,更何况他从来都是纵着她的。

    无甚办法地摸摸眉心,甬路上湿滑,江书衍怕温璟儿摔着,赶忙跟了上去。

    他到的时候,那个说要参观男间的温璟儿此刻已经参观到泉池中去了。

    温璟儿的拖鞋随意地脱在池边,整个身子都浸在了水中,只露出张小脸儿在外头。眼睫上沾了水汽,阳光透过头顶的枝叶落下来,眼尾上散着细碎的光。

    一时间,江书衍的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他故作镇静,却不自然地动了动眼睫。江书衍一手握拳在唇边,干干地咳了两声。

    “你、你不是来参观的吗。”

    温璟儿从水中伸出手臂,身体趴在池边,双手托着脸颊,“是参观啊,可是不好好体验一遭,又怎么能知晓其中妙处呢。”

    那两条细白的藕臂明晃晃的搁在外头,浴衣本就单薄,此刻沾了水,湿淋淋地贴在皮肤上。光影落下来,她白得近乎发光。

    江书衍捏了捏指尖,未语。

    温璟儿直勾勾地盯着江书衍,目光明目张胆,她乐呵呵地问,“江大人,你怎么不下来呀。”

    仍是静默。

    温璟儿的指尖轻轻摩挲着脸颊,目光大胆地落在江书衍身上,她的唇角勾着笑,声音甜糯,“江大人,不是说好了同我一起吗,你可莫要食言。”

    “或者...”温璟儿朝他挤挤眼睛,那模样实在是有些没安好心,“江大人若是不好意思,不若璟儿亲自牵您下来也未尝不可。”

    “毕竟江大人生得这般好看,璟儿着实心悦得很。”

    她的发丝上也沾了水,亮晶晶的,周身稍有雾气,衬得那张脸越发千娇百媚,好似山林中惑人的小仙儿突然落了凡尘,专门来诱他一人。

    江书衍长长一呼吸,胸口起伏,闭了闭眼。他抬了步子,缓缓走向温璟儿,然后在她身前蹲下。探手抚上温璟儿的脸颊,江书衍声音低沉,“我真的早该将你束了留在相府才是。”作者有话要说:大婚安排在路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