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1、盛萱(总之若是后者,那定是一个无底洞...)
    陈桓第二日到凝华宮看过言祈一回,他似是看出了什么不妥,却没明说,只是叫言祈先停了药,等他查过医书,确定无误后再另开方子。

    这件事只咏儿和素素知晓,就连闵瑛姑姑,言祈也瞒着她。闵瑛毕竟是李承景派来的人,若她知道了,只怕李承景就也知道了。

    如今李承景和太后的关系还是紧张,不过好在揪出了吴氏打入冷宫,前朝对李承景袒护言祈的事便无话可说,只是劝李承景当以孝道为先。

    前朝消停了些,后宫也随之少了些议论,李承景又好几日不到凝华阁,六月伊始,言祈无事,打算去千禧宫一趟。

    之前在慈宁宫遇险,生死一线,李承景虽及时赶到,可言祈不觉得是自己运气好,她知是闵瑛带李承景到慈宁宫相救,可闵瑛是怎么知道自己在慈宁宫的,她事后也问过。

    闵瑛只说在献宜轩外捡到一张字条,上头写着“慈宁宫”三个字,旁的再没有了。她也是赌一把,一面派人去慈宁宫打探,一面亲自去了修宁殿请皇帝,这才及时赶到。至于字条是什么人写的,又是什么人放到那里的,她并不知晓。

    对于闵瑛来说这件事已经过去,但对言祈,这不能不说是一桩大恩,她便又派人打听,方得知萧姝敏那晚落了东西在献宜轩,曾派人去找过。

    思来想去,言祈觉得很可能是萧姝敏帮了自己,于是想去求证。若果真是她,可见她虽冷淡疏远,却并不是真的有恶意,那她们的关系兴许可以亲近些。

    在千禧宫外知会了一声,守门的小太监连进都没进去一趟,直接劝言祈回去。原是萧姝敏这几日都不怎么待在宫里,总是往慈宁宫跑。

    太后因皇帝的事心烦,不见她。她还是早一趟晚一趟,日日两遍过去请安。

    言祈没见到人,便又带着咏儿往回走。

    咏儿听了那小太监的话,觉得言祈猜错了:“小姐,萧选侍一心巴结太后,怎么还会跟太后作对来帮咱们?小姐你是不是猜错了?”

    言祈也没有十足的把握确定是萧姝敏,但心里就是有这么一种感觉。

    半晌她叹口气:“罢了,不管是不是她,她既然想亲近太后,太后又厌恶我,那她必定不愿意我总上赶着亲近她。以后……咱们凝华宮的人都离千禧宫远些吧,也算是我报答她了。”

    “是。”

    不多时,两人从千禧宫回了凝华宮。

    进了前院,素素站在院子里发愣,见两人回来,忙上前说话,连礼也忘了行。

    “小姐!府里的消息打探到了。”

    见素素神色肃穆,想是家中情形不大好,言祈和咏儿也沉了脸色。言祈叫两人进屋说,三人一道进了内堂。

    不等言祈在榻椅上坐下,素素已经急着开口:“小姐,外头来消息说,夫人的身子最近不大好……”

    “什么?!”言祈屁股没沾上榻椅又立马站了起来:“母亲怎么了?”

    素素心中忧虑府里的状况,又看言祈着急,仍是先安抚她:“小姐别急,夫人只是身子不爽利,要紧是不要紧的。”

    比起咏儿,素素性子静,也更软弱些,若真是母亲出了什么事,她只怕是已经哭哭啼啼了。这样一想,言祈心下稍稳住几分,又坐到榻椅上,叫素素继续说下去。

    本是因为府中频繁要银子,上次闵瑛姑姑提醒了一句,言祈才想起来叫人打听消息。打听来打听去,府上唯一不寻常的,就是盛夫人的庶妹盛萱,如今到言府勤快了些。

    盛萱是盛夫人母家的庶妹,虽同父异母,但盛萱的娘亲自来尊敬主母,姐妹两个早年关系就还算亲近。盛老爷膝下无子,他和两位夫人接连过世后,盛妍盛萱两姐妹,便是相依为命。

    盛老爷在世时,早早安排了两姐妹的婚事,女儿们都成了亲,他才放心撒手。盛妍嫁与定远侯言冠,盛萱则与康顺伯纪氏结了亲。两家本都是显赫的门楣,只是如今言氏没落了。

    本以为姨母在康顺伯府是主母,应是过得不错,此前父兄战死后,她就少与言府往来,言祈还以为她是嫌弃言氏没落,不想要这门亲戚了,这回言祈才知道,姨母在康顺伯府过得十分凄惨。

    从前不往来,是因着夫家不让,如今又看言祈进了宫还颇受宠爱,夫家便又让了。

    素素道盛萱夫人因嫁入纪氏久矣,夫君喜新厌旧,如今她很不得夫君待见,眼睁睁看着他纳了好几房小妾,若不是有一个儿子傍身,只怕早就被休了。

    又道就连她唯一的儿子,现下也被迫母子生离,养到了老夫人的膝下。若是思子心切,偷偷见儿子一面,被丈夫知道了,还要动辄打骂。

    素素说完,言祈半晌没接话,几次阖动嘴唇,大约是想叫人帮一帮姨母,可话到嘴边,想起言府尚是自顾不暇,便也只能将怜惜咽了回去,反而刻薄问道:“虽是如此,姨母和那些银子果真没关系么?”

    “大抵是没有的。”素素想了想,“盛萱夫人虽来得频繁,但多是同夫人诉苦,从来没拿过言府的银子。”

    “那就好。”言祈舒一口气。

    若真是姨母要银子,她还不知是该帮姨母一把,还是狠下心不要管她。若只是姨母一人,为了母亲安心,她也愿帮,可到底姨母是康顺伯府的人,而康顺伯府虽从前风光,这几年也是大不如前了。

    老伯爷死后,姨母的夫君袭爵成了康顺伯,只看他宠妾灭妻,动辄打骂当家主母,就知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家族在他手里,只会愈发落败。

    所以,帮姨母,究竟是真的帮了姨母一人,还是帮了姨母背后的康顺伯,言祈不知。总之若是后者,那定是一个无底洞,不仅填不平,只怕最后还要把言府搭进去。

    思量再三,言祈又补一句:“你再找人打探打探,一定要确保言府诸事都与姨母没干系。”

    素素点点头,领命去了。

    这头素素刚走,外头不一会儿又起了动静,来福通报,说是皇上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