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第二十章( 林护还在笑,将糖非...)
    林护还在笑,将糖非常小心的装到了外套内侧的口袋。

    “我真开心。”

    然后他看着面前的绊粉,有点不好意思,都是他睡着了,还要安安替他买饭。

    “安安,你下次买早饭的时候把我叫醒。我陪你一起去。”

    元以安点点头,说了句好。

    今天一天,林护看起来都格外开心,秦雨路还是会在偶尔下课的时候来找林护,也会在他打球的时候给他送水。

    学校很多人都说,林护谁送的水都不接,但是都会接秦雨路送的水。

    可每次他们这么说,元以安都会想到强哥,她实在不知道为什么强哥会说秦雨路是他的女朋友。

    ……

    林生平难得回来的早了一回,林护刚楼下跟元以安喂完小猫,上楼的时候林生平就已经回来了。

    他刚打开门进去,就看见唐婷冲林生平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他别说话,林护有点懵,以为发生了什么,就问:“怎么了?”

    唐婷依旧笑的温柔,跟他说:“没事,护护你先去洗漱吧。”

    林护皱了皱眉,也没多想,刚想进去,结果林生平忍不住了,他声音沉沉的说:“我在楼下看到你跟一个女孩子说说笑笑的,她是谁?”

    林护扭头看了一眼林生平,也不掩饰,直接说:“是我喜欢的女孩子。”

    他这么坦然,连掩饰都不愿意掩饰,把林生平气的骂他:“你才多大呀,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你就喜欢了!”

    唐婷伸手拉他却没拉住,赶紧冲林护使眼色,让他赶紧回房间,但是林护难得喜欢一个女孩子,他觉得在这种问题上他绝不能再跟以前一样因为不想争辩退步。

    他就是喜欢元以安。

    他扭头正视林生平,两父子个头差不多大,站在一起倒也不存在谁压迫谁:“这跟年龄有什么关系!我喜欢她怎么了又不犯法!”

    林生平一看他还敢还嘴立刻一股子无名火冲了上来:“你现在关键任务是学习!最关键的任务都做不好,谈什么喜欢!年纪轻轻的什么也学不会,倒是学会早恋了!”

    林护也寸步不让:“你管我干嘛呢!”

    林生平气的想一巴掌呼他脸上:“我管你干嘛?我他妈是你老子!那小姑娘,年纪轻轻的谈恋爱,那是不自尊自爱的表现!”

    林生平这下真的触碰他的逆鳞了,他目光一冷,心里隐隐压抑不住那股子翻腾的怒火,他声音压的很低:“你可以说我,但你不能说她!”

    林生平:“我怎么不能说她了,年纪轻轻的不好好学习,学别人谈恋爱,她不就是不懂的自尊自爱!”

    林护冷笑一声,眼底隐隐泛着猩红,指甲生生把手心的皮扣掉了两块:“我再跟你说一遍!她很好,你不许这么说她!”

    唐婷一看架势不对,赶紧上来拉林护:“护护,你先回房间好不好,妈妈知道那个姑娘很好,妈妈来跟爸爸说好不好。”

    唐婷声音轻哄着,可林护眼底已经没有什么理智了,依旧死死的盯着林生平,把他盯的一愣,他怎么说也是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板,去哪里不是一堆人奉承,所以林护这个态度,他直接脾气也上来了:“你不用管他!我倒要看看他今天是不是要为了那个女孩子跟他老子打一架!”

    唐婷看了他一眼,示意他消消火气,结果林护冷笑一声,眼底都是嘲讽。

    真是他的亲儿子呀!知道怎么气他。

    “林护我告诉你,如果你再敢这么不好好学习一心只想着其他乱七八糟的事的话,你别怪我不客气!”

    林护眼底冒着火气,他太知道这种被金钱腐蚀的资本家的作风了,他一字一句的说:“你敢动她一下!我会跟你拼命!”

    林生平冷声笑笑,眼底却浮现出一丝怅然,他记得林护小的时候很可爱,总是很喜欢粘着他们,还总说:“我长大了要变成爸爸这样顶天立地的人。”

    “爸爸简直是我的偶像!”

    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把他当成偶像的儿子眼底对他只剩下疏离和隐隐的怨恨。

    他眼眶有点红,隐隐闪着水光,声音里含着浓重的失望:“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

    林护盯着他,看着他父亲第一次在他面前流露出这样的一面,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雷厉风行的,一时间被堵的有点失言。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喉咙里的酸涩感,艰难的喊了一声:

    “爸”

    眼睛里也有失望,直直的盯着他,声音很轻:“从我六年级,看到不该看到的,就已经变了。”

    林护感受到唐婷握着他胳膊的手突然无力的松开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伸手握住唐婷的手:“妈。”

    唐婷眼睛里含着眼泪,伸手贴上他的脸,指尖还有些颤抖,声音里含着哭腔,听的林护想哭:“你知道,对不对。”

    林护有些木然。他扭头看向唐婷,她的意思是,她早就知道了。还是什么他不敢想。他看向林生平,林生平低着头,看起来好像瞬间苍老了十岁。

    他现在情绪有点崩溃,一刻都不想在家里多待,他漫无目的的出门一直往外跑,但他不知道他能去哪。

    ……

    元以安刚收拾完躺到床上,就收到了林护打来的电话,她立刻坐起身,咳嗽了几声,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听起来平常一点。

    “林护。”

    元以安声音轻软的叫他,可是没有等到林护说话,他一直沉默着,元以安听着林护那边偶尔有风,就问他:“这么晚了你还在外面吗?”

    “嗯。”

    林护握住手机的手紧了紧,想说话却发现说出的话有些哽咽,他只是很想听听元以安的声音。可是又不想让他担心。所以除了沉默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林护,你怎么了?”

    元以安轻声询问,声音里含着担忧:“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林护捂住话筒,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常:“没有啊,我是想告诉你。”

    我很不开心安安;

    我很想听听的声音;

    我很想告诉自己,在我非常难过的时候,我还有你。

    他像平时一样轻声笑笑:“我是想告诉你,安安,明天要早起,你赶紧睡,晚安。”

    元以安也轻声笑笑:“林护,晚安。”

    她看林护没有要挂,就继续把手机贴在耳边,听他要说什么。

    又过了一会,林护说:“安安,我明天有事,早上可能没有办法陪你去学校了。”

    元以安点点头,后知后觉的发现他看不到,连忙说:“好。”

    林护抬了一下脚,影子跟着动了动,他又想到了自己追元以安影子的样子。脸上莫名浮现出一丝柔软。

    “你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再挂。”

    “好。”

    元以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回复好,但是她真的很开心,觉得特别幸福。

    ……

    林护本来想着昨晚在外面坐一夜的,可他半夜的时候接到了林生平的电话,他看了一眼直接断掉,结果他一个接一个的打了进来。

    林护了解林生平,他的性子,一般不会打这么多电话,除非出什么事,就接了起来,还没有来的及说话,那边就传来了林生平着急的声音:“护护,你妈妈刚才找你的时候太着急,从台阶上摔了下来。”

    林护也顾不得赌气,连忙问:“现在在医院吗?”

    林生平嗯了一声,林护也顾不得其他,连忙往医院跑。

    不知道是不是他赶的巧,他气喘吁吁的跑到病房的时候,刚好赶上了唐婷和林生平在讲话。

    唐婷因为疼,所以声音有些虚:“找到护护了吗?”

    林生平在她身边坐下,声音沉沉的说:“嗯,他一会儿过来。”

    看着她始终皱着眉头,林生平看起来有点紧张:“是不是很疼,你平时一点小疼都受不了。”

    唐婷也轻声笑笑,语气中含着嗔怪,倒莫名像个小女孩:“早就不是以前了好吗,而且我这本来就没什么大事,扭了一下脚,穿拖鞋就是不方便。”

    林护低头笑了笑,刚想推门进去,就听见唐婷声音轻轻的甚至还含着笑意说:“生平,我们离婚吧。”

    林护指尖一颤,心间发疼,刚刚的笑意僵在脸上,手什么时候从把手上滑下去的都不知道,林护很想冲进去,跟他们说:不要离婚好不好。

    可紧接着,他就听见林生平也浅浅的回了句:“好”

    砰地一声,他所有的希望都破碎了。

    然后他就听见唐婷顿了一下,抬头的时候脸上满是平静:“护护跟你。”

    林生平点点头:“好。”

    路过巡房的小护士看到林护站在门外,就问他:“怎么不进去。”

    她的声音其实不大,但因为是晚上,所以还是传到了病房里,林生平有点紧张,走路都有点踉跄,他打开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林护,他脸上说不出来什么表情,但看的人都觉得心疼。

    林护看向床上的唐婷,心里像被刨开了一样,半晌,才有些破碎的问:“你不要我了?”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啊

    今天是虐护护的一天。

    心疼我的宝贝儿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