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 丞相嫡女26( ...)
    绿婵觉得自己好像被看穿了,她轻轻咳嗽一声,接着往下说。

    锦梨达到自己的目的,接下来不再出声打断,渐渐陷入沉睡。

    翌日一大早,崔清兰听到耳边嬷嬷的话后,沉默片刻对将要上朝的相公道:“梨儿……的事,你觉得该如何?”

    苏行远动作顿了顿,“且先看看吧。”

    鸣鞭在地上抽打几下,百官入殿上朝,以往雷打不动的位置,缺了一个挺拔如竹的背影。

    苏行远前方没了遮挡,装作若无其事上前一步。期间,多次感受到上首皇帝投过来的眼神,他不为所动。

    下了朝,苏行远像逃跑似的加快脚步离开大殿,然而刘吉祥像打了鸡血似的两腿快速倒腾的追上来,“丞相大人请留步?!”

    尖细高调的嗓音拉扯地苏行远脑袋疼。

    他最终还是被刘吉祥半拖半拽来到皇帝跟前。

    皇帝装模作样在上首饮茶,视线却穿过缭绕的雾气,看向下面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如临大敌的苏行远。

    他在心里感叹。

    世事无常。

    前些日子他还帮着太子求娶人家独女,今天就要定下两人的婚事了。

    “关于太子与令媛的婚事,行远有什么建议?”皇帝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是个炸弹。

    直接炸得苏行远从椅子上跳起来,“什么婚事?臣怎么不知道?”

    “太子殿下救了小女,小女为表感激,谢礼已经尽数备好等着送进东宫。”

    皇帝:……

    “你,朕不跟你扯那些无关的。”似乎是看到了结亲的希望,皇帝今日格外有耐心,“落水一事昨日就已经传遍京城,你苏氏若是不嫁女,往后要受多少流言蜚语不消朕多说。”

    “你倒是不在意那些嘲讽,但你苏氏一族可不只有你有女儿,其他族人那里你也过不去。”

    苏行远当然也知道这个。

    单看王宜宁吃了那么大一个亏,王二再嘴上硬气,实际王家已经在准备王宜宁出嫁的嫁妆了。

    王氏这般,他苏氏就能免于此了吗?

    最终,苏行远还是点了头。

    他是疼爱儿女,但苏氏一族上下不止有锦梨一个女子,他就算让锦梨假死躲过去,隐姓埋名到别处生活又如何?

    名不正言不顺,还要远离父母兄长,他苏氏的女儿何须至此?

    为今之计,最好的选择就是苏氏嫁女,皇室娶媳。

    只是多少不能便宜了太子,没有个三五次登门提亲,他是不会答应的。

    圣旨在午时便到了丞相府。

    崔清兰盯着手上那份明黄色的绢布,眸光沉沉。

    刘家,她崔清兰记住了。

    不消几时,整个京城便知晓了苏家嫡女被指给了太子殿下做太子妃。

    太子妃的人选定下,接下来就是两名侧妃和诸多夫人小妾,京城不少家族蠢蠢欲动。

    然而不等他们有什么反应,西北蛮族向楚国开战的消息就传到京城。

    靖安侯府,顾凛池听到这个消息,激动地心跳加快差点没有当场晕厥过去。

    他深呼吸几下稳住气息,镇定下来,端起他身为大将军的气势。

    实则脑海里已经在考虑,如果圣旨下来让他官复原职,领兵去西北战蛮族,他要装病推辞几次。

    即便要答应,也该让苏家跪在侯府门口请他出征!

    他倒要看看,对苏家而言,是百姓的安危,还是苏氏嫡女的名声重要?

    等他大战胜利归来,就是苏家覆灭之际!

    顾凛池表情阴鸷,想到什么他突然召来侍从,“去将沁竹阁的雪音姑娘请来侯府,并对外放出消息,就说本侯择日迎娶雪音姑娘……”

    他顿了顿,加重语气,“为正妻!”

    侍从像见了鬼似的,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竟不顾主仆身份抬头直视顾凛池。一张脸上满是震惊,眼睛瞪大,不敢相信自己主子要迎娶一个花魁?!

    幸而顾凛池心情好,不在意这些小事,只轻飘飘看了侍从一眼。

    “怎么,连本侯的话也不想听了?”

    侍从反应过来连忙垂下头,唯唯诺诺低头认错,“奴才不敢,奴才不敢。”

    说完退下去,亲自去沁竹阁一趟,一顶轿子将孟雪音请到靖安侯府,还是从正门进的。

    府上的顾氏族人一时又是震惊,又是鄙夷,又是犹豫。

    他们和顾凛池的想法差不多,以为皇上多半会让顾凛池官复原职,带兵去西北镇守。

    纵观朝堂,兴许还真没有哪个人敢临危受命接下大将军一职。

    他们都以为,顾凛池在打仗一事上十分精通。

    孟雪音也这样认为。

    她命若言将消息送到侯府后,侯府并没有半点回应。她以为顾凛池的处境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艰难,兴许已经被顾氏的族人软禁起来。

    然而她根本没有想到,顾凛池为了自保,借着抄经书的惩罚一直躲在书房,即便听到了孟雪音传来的消息,也不以为意。

    他虽然对孟雪音有好感,甚至一度到了在宴会上不顾苏家的面子,还曾诋毁前未婚妻。

    但事实给了他狠狠一个巴掌,纵然他成为了大将军靖安侯,在苏家和皇室面前,依旧可有可无。

    他唯一的倚杖就是带兵打仗的本事,而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就是废物。

    他连自己都保不住,还管什么红颜知己。

    如今情势变化,他能够翻身的机会也来临。他只有趁着这段时间才能狠狠报复苏家,甚至将苏家一网打尽。

    还在为顾凛池艰难处境担忧的孟雪音,紧张焦急地等待了半个多月,等到初夏时分。

    上辈子的西北蛮族入侵终于到来。

    孟雪音松了口气,好在她的重生没有影响到蛮族入侵。

    她知道,上辈子顾凛池就是凭着将西北蛮族打入草原深处被皇帝加封镇国大将军。也就是在这场战事候,顾凛池会迎娶苏氏嫡女苏锦梨。

    而这辈子,这场战争成为顾凛池翻身的机会,也是她成为镇国大将军靖安侯夫人的机会。

    若言过来禀报,靖安侯府的侍从前来邀请自己去府上做客。

    孟雪音皱了半个月的细眉一松,脸上露出一丝久违的笑意。

    她从梳妆台上拿出上好的胭脂水粉涂抹在脸上,浓妆艳抹红唇高傲,一改往日的清高典雅,在沁竹阁众人探究打量的眼神中坐上了侯府的轿子,晃晃悠悠离开沁竹阁。

    锦梨听着绿婵打听来的消息毫不意外,手下的阵法图缓缓勾上最后一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