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2、 第 52 章( “皇兄,杨姐,我听...)
    “皇兄,杨姐,我听说语璇姐姐被关入天牢了是不是?”

    门外传来赵琉月叽叽喳喳的声音。

    正在给赵星汉梳头发的杨望舒抬头看去,正好看到赵琉月风风火火的身影,身后还有一脸无奈的尹殊艳。

    赵星汉闻言,眼神一厉,望向赵琉月:“你怎么知道的?”

    “别管我从哪里知道的,是不是你不喜欢她,为了不让她挡了杨望舒的路,你就设陷阱害她?”

    赵琉月气势汹汹地指着赵星汉,双眼冒火地瞪着两人。

    “琉月,你怎么能这么跟你哥哥说话的?”杨望舒有些生气地对赵琉月。

    赵琉月噘着嘴不满地说:“谁让他无缘无故把语璇姐姐关入天牢的。”

    赵星汉看向维护王语璇的妹妹,不由想起自己曾经也是那样不问缘由地维护王语璇。

    赵星汉眉头紧锁,琉月是不是也是受过催眠?他隐隐约约记得琉月小的时候也是不太喜欢语璇的。

    琉月的性格其实和语璇不怎么合得来的。

    “琉月,你可知你皇兄这次受伤,差点没命?”杨望舒停下手里的动作,一脸严肃地说道。

    “什么?”赵琉月一听,不由焦急担心地问:“皇兄,你受伤了?严不严重?要不要让御医再看看?”

    赵琉月急忙走到赵星汉的跟前,这才发现皇兄的面色苍白,一脸虚弱。

    “皇兄已经没事,不过是失血过多,显得苍白点罢了。”

    赵星汉见她一脸担心,安抚着拍了拍她的手背。

    赵琉月愧疚地低下头:“对不起,皇兄,我不知道你受伤了。”

    “这事是我瞒着大家的,为的就是不想让朝廷因此而震荡。”

    杨望舒一下一下地给赵星汉梳发,轻声说道。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赵琉月望向杨望舒,她居然现在才知道,真的是太差劲了。

    “昨晚有人刺杀望舒,朕替她挡了一箭,否则,望舒当场就会没命了。”

    说到这里,赵星汉就心有余悸,要是他慢那么一步,那就真的失去望舒了。

    “什么?居然有人敢在皇城脚下行刺杀?这太胆大妄为了。”

    赵琉月双手叉腰,义愤填膺地说道。

    接着又担心地看向杨望舒,担忧地问:“那杨姐,你没受伤吧?”

    杨望舒低头,认真给赵星汉把头发用紫金发冠束起来。

    “我没受伤,是你皇兄替我挡了。”杨望舒低声说道。

    “啊!太可恶了。”说着,赵琉月气愤地跺了跺脚,这些人太坏了。

    “皇兄,杨姐,有查到是谁了吗?”赵琉月追问道。

    赵星汉摇头,说:“暂时查不出,不过很有可能是闵书兰的势力。”

    赵琉月惊讶地张口询问:“就是那个坏女人,当初囚禁我们一家人的那个坏蛋?”

    赵琉月对那个女人的映像不深主要是她有记忆起她父皇已经登上皇位了,她也是所有人宠爱的小公主了。

    所以,赵琉月那个女人的映像就是个大坏蛋,大大的坏蛋。

    赵星汉点头,沉重地看着赵琉月,说道:“而且王语璇就是闵书兰的女儿。”

    赵琉月震惊地瞪大一双大眼睛,不敢相信地质问:“怎么可能?”

    如果是这样,那她岂不是和仇人女儿做朋友?

    一想到这样,赵琉月就觉得自己被骗了,一股火气腾地就从心底冒了出来,很想找个人发泄一下。

    “不行,我要去找语璇姐姐问个清楚。”说着,赵琉月像一阵旋风似的冲了出去。

    尹姝艳有些无奈,这个小公主啊,真是雷厉风行,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呀。

    杨望舒看向尹姝艳,平静地问:“姝艳,工厂里是不是除了什么事了吗?”

    “嗯,”尹姝艳点头,对昨天发生的事徐徐道来。

    “昨晚有一批工人闹事,说我们工厂拖欠工资,强迫他们劳动,还威胁他们如果我们不把他们的工资结算,就去官府高发我们,说我们残害百姓。”

    杨望舒一副了然的表情,说道:“果然,昨晚开始动手了。”

    杨望舒好奇地询问:“你是怎么解决的?”

    闻言,尹姝艳冷笑一声:“哼,能怎么解决,当然是以诽谤罪把他们扭送官府了。不然我们前期做那么多准备工作干嘛?”

    “说的也是。”杨望舒淡笑。

    “听说昨晚你们两遇袭,怎么样,没事吧?”尹姝艳蹙着眉头,担心地问道,“皇上的伤怎么样了?”

    赵星汉看向她,静静地说道:“已无大碍,姝艳,以后你身边的话也要多加派人手才行。”

    “也好,这些人太胆大妄为了,皇城脚下都敢动手。”尹姝艳点头,这节骨点还是小心为好,不然命都丢了那可就大条了。

    她可珍惜自己的小命,她波澜壮阔的人生才刚开始,怎么也不能就这么轻易地被干掉才行。

    “哦,对了,招聘的事宜已经办妥,目前应聘语文的老师总共有十名,数算老师有两名,工匠类的老师目前只有我们工厂内部的员工报名,有二十名。”

    尹姝艳把最近招聘的情况报告给杨望舒。

    杨望舒摸着下巴思索,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尹姝艳询问杨望舒:“你打算什么时候去面试?我好安排时间。”

    杨望舒低头瞅了眼赵星汉,沉思了一会说:“那就两天后吧。”

    “那行。”尹姝艳抚掌,站起身来准备离去,“没什么事,我就先下去了。”

    “嗯,”杨望舒颔首,不放心地嘱咐:“凡是小心。”

    尹姝艳笑着说:“放心,他们的目标暂时不会是我。”

    目送尹姝艳离开之后,杨望舒坐在赵星汉的对面,打量了一番自己的手艺,不由赞赏地连连点头:“嗯,不错,没想到我的手艺这么好。”

    “那以后朕的头发就交由你打理了好不好?”

    赵星汉心里一动,大蛇顺棍上,乘机给自己要好处。

    杨望舒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想得到美,我哪有那么多功夫啊?我自己的头发都是让小荷帮我弄的。”

    “那要不然朕帮你弄头发?我们互相帮忙?”赵星汉极力为自己争取福利。

    看杨望舒还是不肯的样子,不由低下头,两只大手在膝盖上紧张地搅在一起,委委屈屈地小声嘀咕:“人家都为你受伤了。”

    杨望舒见他一脸委屈可怜的样子,硬着的心肠不由地软了下来,算了,这次就看在他委屈的样子答应了吧。

    “好吧。”杨望舒同意了。

    赵星汉立马露出得逞的笑容,拉着杨望舒的小手,嘴角带笑:“望舒,对朕真好。”

    杨望舒仿佛自己带了一个大宝宝,内心有点无奈,不过杨望舒的嘴角一直都是往上勾着的。

    赵星汉这几天受伤,杨望舒都没有出宫,一直在宫里照顾他,没想到没过两天,就听到周悦怡去探望天牢中的王语璇,而且居然还把王语璇给救了出来。

    赵星汉当即大怒,派人去包围了周家和王家,然而这两家人早已人去楼空,不见人影。

    坤宁宫中,杨望舒正按照赵星汉的指导扎着马步,听到这个消息,两人都没有任何意外。

    杨望舒艰难地扎着马步,揶揄地盯着面前的赵星汉:“喂,你的两个小老婆跑了,你不伤心吗?”

    赵星汉无奈地瞪了她一眼,纠正杨望舒双手的位置,平淡地说道:“朕又不喜欢她们。”

    “那个我已经站了有半柱香了没有?”杨望舒感觉自己的双脚颤颤巍巍的,像得了老寒腿一样,没想到练武这么难,她还以为随便练练几个招式就可以了呢。

    赵星汉扭头看了眼燃烧了快一半的香,无情地摇了摇头:“还没有。”

    “啊?还没有啊?”杨望舒不由哭丧着脸,她感觉自己要坚持不住了。

    只见杨望舒香汗淋漓,双脚颤颤巍巍,双手也在不停地摇晃。

    “啊,要坚持不住了!”

    “你能行的,还有一点点了。”赵星汉鼓励地看着杨望舒,侧过身,伸出手指了指那柱香,说道:“你可以的,望舒。”

    “不行,脚要断了。”杨望舒咬着牙跟,艰难地说道。

    “不,你可以的。”赵星汉用手绢温柔地给杨望舒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杨望舒似乎能瞧见赵星汉脸上的细小绒毛,不禁愣住,他的皮肤好好啊,简直比女人的皮肤还要来得白皙细腻,这样的男人要比现代那些所谓的小鲜肉要来得更帅。

    杨望舒不禁发散思维,要是赵星汉在现代,一定是所有女人羡慕嫉妒恨的目标,无他,这男人的皮肤太好了。

    不过,说不定更能招女人喜欢呢,毕竟这可是个小奶狗,清秀帅气的小奶狗,那些女人说不定会捂着嘴尖叫,哇,好帅啊。

    想到这儿,杨望舒不由笑了笑,再帅那又怎么样,现在这个男人是她的。

    “望舒?”看到杨望舒突然发呆的眼神,赵星汉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听到自己的名字,杨望舒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赵星汉在叫自己,想到刚刚脑海里的黄色颜料,老脸不由一红,她真的是太不知羞耻了,居然看着赵星汉的脸就这么发呆了,太丢人了。

    不过,杨望舒只是愣了一会,就把羞红的表情一收,面无表情地问:“怎么了?”

    赵星汉指了指烧了一半以上的香,含笑说道:“望舒你真棒,你看,香已经烧到一半了,可以休息了。”

    “真的?”杨望舒惊喜地望去,果然那柱香已经烧到四分之三处的地方了。

    杨望舒当即站直了身体,锤了锤自己的手臂,真是累死了。

    杨望舒叹口气,垂着两只手,有气无力地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赵星汉连忙上前搀着她,担忧地问:“还好吗?”

    闻言,杨望舒哀怨地瞄了他一眼,“你说呢?”

    赵星汉讪笑一声,说道:“练武就是这样的,要吃得苦才行。”

    杨望舒舒服地摊在靠背椅上,两只手垂在两侧,仰头望天:“我知道,只是没想到不过是扎个马步,都累死人了。”

    “我给你按按吧。”赵星汉到杨望舒身旁的椅子坐了下来,看她那么累,不由说道。

    杨望舒闻言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立马把脚撑了过去,一副无赖的样子,“那感情好,大腿简直不是自己了。”

    赵星汉无奈地把她的双腿抬到自己的大腿上,认命地给她按了起来。

    杨望舒在这舒服的按摩大腿中舒服地叹了口气,真好啊,堂堂的陛下居然给她捶腿,其他人估计想都不敢想吧?

    “望舒,怎么样?有没有好受点?”赵星汉锤了一会,好一会没见杨望舒说话,不由抬头,这才发现她已经安稳地睡着了。

    无奈地摇了摇头,轻轻地把她的长腿放了下来,站起身,双手一用力,就把她抱了起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