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4、 第 54 章(未明晓前,她还能口是心...)
    未明晓前,她还能口是心非的垂涎燕公子,一旦明晓,再想到时,却是没来由的胆怯了。

    就好像原本在湖中伸手可触的月亮,忽然就挂回天上去了,肖想都是亵渎。

    而且……那些方法用出来,燕公子又会回以何种反应呢?

    宋妙韫突兀地想起曾听闻过的一些密事,无一不是贵女设法算计某某公子、纨绔设法算计某某闺秀。

    那些被算计的人,他们往往是……

    心下忽然一凉,不过好在,她又想起陈小姐娓娓道来的话语,她说那些方法只是无伤大雅的小手段罢了,暧昧有余、勾引不足,不必担心会让旁人生厌。

    宋妙韫将那些反面例子都抛到了脑后,心绪重新回到最开始。

    怎么办?真的要那样做吗?可她心里有鬼,做出来很难自然吧?燕公子若看出来怎么办?

    她为难地咬起下唇,燕公子与她关系好,生厌定不可能,可也一定会默不作声疏远吧……

    不,这怎么可以!

    菱唇被咬得嫣红翻涌,宋妙韫暗暗握紧了拳头,她会竭力自然,不会露出一丝一毫破绽的!

    *

    不经意碰到手指,这个最简单,根本都不用刻意寻找机会。

    宋妙韫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儿,努力忽视胸膛处的砰砰直跳,拿起一册书来。

    “燕公子,这一册你看过了吗?”声音自然,语气如常,完美。

    元昭闻言抬眸,视线落在她举在身前的书上,正要回答,却留意到一个无关痛痒的细节。

    她葱削一样的指尖,抵在书脊上,绷到苍白。

    是怎么回事?

    他不动声色地扫过她的面容,果不其然窥到些紧张与异常。

    “看了几页,宋小姐也感兴趣?”

    她指尖按的更用力了,可神色却轻快如常,语调微扬:“我看它名字起的颇为有趣……”

    说着,向他走来。

    元昭知道她是有了新的主意,心里有些底,那微微担忧散了个干净,转而却又浮起这些日子早已熟悉的意气难平。

    又是一日,她依旧不曾对他有丁点儿动心。

    仍依葫芦画瓢复刻着那些别人教授的桥段,却从未自己用心想过。

    心绪熟稔地浮沉,他也熟稔地将那按下去,在心中深吸口气,告诉自己,不必难平,等到尘埃落定之时,他会亲自教会她如今她还不懂的东西。

    勉强宽慰自己之后,他凝起神来,看着那书被拿到自己眼前,也遂了她的意伸手要接,如同要接她的“花招”。

    宋妙韫提着心看的准准的,面上风轻云淡,手上丝毫没有含糊,指尖轻轻擦过他修长如玉的手指。

    有一瞬的酥麻,温热的触感仿佛烙在指腹。

    心跳都停了,她空白的脑中出现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庆贺。

    呼……成功了!任谁也看不出这故意的“不小心”!

    足足过了几瞬,另一个念头冒出来:燕公子会是什么反应?

    她悄悄拿眼尾瞄,却见他什么事也没有一样地拿着书看着封皮,将将要看向她。

    宋妙韫赶紧收了这副偷窥神态,自若的神色刚摆好,就听他笑着说:“名字确实有趣,是出自一个典故……”

    ……

    她麻木地听着他为她阐述书名来源,实在忍不住怀疑起来,燕公子是没注意到吗?

    明明那么鲜明,她那根手指头到现在还留存着那一瞬的感触,燕公子居然什么反应也没有??

    元昭余光看着她慢慢自我怀疑,终于将书放下,停止了侃侃而谈。

    她的指尖擦过的一瞬,那如电蹿过一样的酥麻几乎瞬间就顺着手臂回传到他的心尖,让他为之一颤。

    在那一瞬,涌起的恼怒无法控制——她总是这样不小心,并不以为意。

    若他再卑鄙一些……

    还未想出来怎样“惩罚”她,便瞥到她不甚对劲的神情。

    不似以往的无知无觉,也不像是察觉到不妥,反而像完成目标一样,眉梢微松,隐隐透着高兴。

    元昭明悟了。

    原来她不是不小心,而是有意为之。

    再待她偷偷瞄他,更是证明了他的猜测。

    这下,他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好了。一定是她的那些狐朋狗友出的主意。不知道还有什么后招。

    七七八八的想着,心中也算平复下来,再看她自我怀疑,又升起股恼怒来。

    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她都没有自己细想过吗?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当真觉得他是出尘仙,不会对她做什么吗?

    ……即使恼怒,他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不会做什么。

    元昭沉舒了口气,打破安静:“宋小姐要看这书吗?”

    宋妙韫一个激灵回了神,看着那书,哪里还有什么兴趣?

    她索然无味地拒绝:“我就不看了,燕公子你看吧。”

    元昭突然就想问一问她,她想要他的什么反应?勃然色变?尴尬窘迫?还是心旌摇曳?

    她知道一个男人会遐思什么吗?

    显然,她不仅不知道,更没有想过后果。她只想要他的反应而已,至于反应过后会不会一发不可收拾超出她的后招范围,她也不会去想。

    元昭冷静地想,早晚有一天,他要在她耳畔将这一切都复述一遍,让她知道她所受的都是她自己招惹来的。

    让她连声认错,后悔莫及。

    *

    经过宋妙韫的反复偷偷测试,她决定将失败归咎于不经意太过不经意。

    以至于燕公子都没察觉到。

    没关系,只是失败了一次而已。

    下一个,是不小心摔进燕公子怀里。

    宋妙韫先前幻想的好好的,现在事到临头,才发现这一项操作起来有多难。

    首先要摔,然后要摔进燕公子怀里,最后还要全然不小心。

    摔是很容易的,但问题是怎么正正好摔进燕公子怀里?

    万一他没来得及伸手接呢?万一他只是将她一把扶住呢?更有甚者,他若下意识躲闪一下呢?那她岂不是要真的摔了?

    “仿佛下雨了。”元昭走到窗前,果然见湖面落下点点微小的雨珠来,回身道,“这里不知有没有伞。”

    宋妙韫心不在焉,接话也没过心:“下雨了啊。”

    元昭闲步回来,探手在她面前挥了挥:“宋小姐怎的如此专注?”

    那双漂亮的手在眼前晃,差点将她的魂也晃走了,她尴尬地咳了咳,回答上一个问题:“没有也没关系,长生会让人送伞来的。”

    的确,她的婢女自来尽职尽责。

    元昭便也不再思虑什么,恰巧茶壶鸣沸,他俯身将炉塞堵上,沸声小了些许。

    “宋小姐要放栗丝吗?”他擦了手,执起茶匙,在数碟茶料上逡巡。

    宋妙韫将心神拗回来,暂且抛却小心思,认真挑着:“栗丝……一点点吧,多放些瓜仁与核桃仁,芝麻也要!”

    元昭顺着一一将茶料添进去,茶香上顿时淹了别的食香,缕缕逸散,好不诱人。

    宋妙韫鼻端翕动,满足地捧起脸:“真好呀,斜风微雨,清凉消暑,更有食茶在侧,简直逍遥!”

    元昭闻言也看向窗外,雨势稍大了些,岸边烟柳蒙蒙,湖上波澜泛泛。

    雨声潇潇,静谧安然。

    他忽而一笑,转头看她:“的确逍遥。”

    此等岁月静好,神仙也不换。

    *

    雨大得未免也太突然了,宋妙韫放下汤匙,频频向窗外看,心里有些不安:“黑云低压,风急雨骤,该不会是场暴雨吧?”

    元昭也有些担心:“长生姑娘难道在忙?”

    若不然,伞早该送来了。

    长生总是在忙的,家里的事都是她在管,宋妙韫听着雨声,终于还是起身:“燕公子,我们来找找伞吧!”

    如果长生忙得忘我,那她可怎么办呢?旁人总是没有长生体贴的。

    “好,宋小姐稍等。”元昭替换了炭,放下火钳,也起身来。

    水榭箱笼不多,许是因为怕水汽腐木。宋妙韫翻了两个箱子,仍没有看到伞的踪影。

    雨势越来越大,噼里啪啦落在湖面上的声音让宋妙韫心里越来越慌,尤其天越来越暗了。

    这种时候,往往昭示着……

    外面忽然响起巨响,轰隆隆如火.药炸开,宋妙韫心中一窒,脸色煞白,手已捂上了两侧耳朵。

    雷声可怖,这样的雷雨天更是可怖,像天劫灭世一样。

    夹杂在雷雨声中的窸窣翻找声音没了,元昭以为伞终于现了身,他合上箱子从容转身,正欲谈笑几句,却被尽失血色的煞白容色攫取了所有理智。

    毫无疑问,她极害怕这霹雳的雷声。

    元昭什么也来不及想,两步便迈到她跟前,双手覆在她的手上,一声声沉稳安抚:“别怕,我在。”

    她紧闭的双目闭得更紧了,不断发抖,眼尾沁出来晶莹灼人的一点泪光。

    仿佛灼到了元昭心底,疼痛难捱。

    他眸中翻涌着浓墨重彩的复杂深重,最终还是再难忍下,移下只手,按在她单薄瑟缩的后背,将她推到自己怀里。

    “不怕,声音很小了。”他紧紧贴着她,给予着源源不断的可靠安心,将手重新放到她的手上。

    宋妙韫贴着坚实温热的胸膛,发冷的手也被覆上了温热暖煦,那可怖雷声仿佛真的隔绝了数层屏障,变得遥远而不真切起来。

    她如雏鸟寻到归宿,微微垂下头,伏在他的身前,一动不动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