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 关于重点(光天化日掀人裙摆五条悟你是...)
    夏油杰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随便抛个媚眼,肢体接触就能搔到目标大鱼的痒处,勾勾手指就能让对方听凭差遣。

    夏油杰:不就是男人嘛,男人最懂男人。换位思考易地相处,该怎么撩,戳那些点,夏油杰游刃有余。

    在桌子底下,夏油杰伸出套了丝袜的jio,从柴崎的小腿蹭到大腿外侧。柴崎瞳孔放大,这犊子绝对硬了吧?夏油杰鄙夷地想。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性|癖也暴露了的夏油杰,感觉自己从头渣到脚了。

    “给自己的备忘录:将来缺钱的话,记得考虑下这方面的副业。”夏油杰觉得明天就能去六木本的夜总会上班,艳压群芳左右逢源日日香槟塔,升职加薪缔造传说陪酒女王。

    夏油杰一面逗柴崎玩儿,一面规划自己的财路,路过的人身子一倾,一杯饮料意外撒到他身上。

    “抱歉抱歉!手一滑就……”罪魁祸首白发帅哥表情慌乱,态度诚恳,“啊…裙子脏了真是抱歉!果然还是去洗手间处理一下比较好吧?”

    夏油杰:这个弟弟我见过。

    在你的房间,夏油杰盯着合影上被幼年的你笑盈盈揽在怀里,表情大写的不耐烦,手却悄悄覆上你腕子的冷漠脸:“这小子绝对是个闷骚吧?”

    “那就劳烦引路了~”少女音,夏油杰手到擒来,示意五条悟带路,随手在已经丢了魂儿的柴崎脸上点了点:“我等下就回来哦~”

    人心易变,烟花易冷啊!夏油杰心下凄凉,当年一脸臭屁,小动作却藏不住依恋的纯真boy,如今也背着女朋友在可疑的联谊俱乐部猎艳,最后垂涎自己的美色,泼水搭讪这么老套的勾搭手法都使得出来。

    你也算对自己照顾有加,夏油杰觉得有必要跟五条悟谈谈给一个警告,捍卫你的发色和五条悟的贞|操。

    拐出俱乐部,越是往僻静处走,五条悟越是掩饰不住周身杀气。

    “不是吧,他难道想硬来?!”夏油杰心惊,摸出袖口里俱乐部餐厅顺来的餐刀。

    没救了,阉了吧。

    五条悟转身:“你是谁……”

    “不约!没爱过!我很高贵你没机会!”

    “……”

    弥生冲出来拼命拉住当下就要宰了对方的五条悟:“你认识鹭宫文穗吗?”

    卧!槽!

    已经背着女友在俱乐部和别的女人勾搭成奸,居然还想要对自己行不轨,人渣你怎么还不肾亏!

    夏油杰对着拉拉扯扯的两人,目光愈发冰冷。

    “你们找她有事?”夏油杰回忆了下最近看过的午间剧桥段,自觉代入正牌女友娘家人。

    再想想,狗男女敢公然同框,按午间剧的走向,接下来两集以内就会一起去迫害原配,迎来高能苦情剧情点。那自己既然站队原配,按照剧情必要的时候冒充一下原配的新欢给苦主撑腰…也不是不可以啊。

    夏油杰,国中所属社团:戏剧爱好者协会。

    长卷发美娇娘恢复男声,语调嘲讽:“我可以转告她。”

    五条悟:!!!!!

    弥生:……

    呵呵,毁灭吧。

    五条悟在对面男生发声的瞬间,进入脱缰疯狗模式,招招致命,完全不留手。夏油杰能一一接下来,体术实在很不错。

    圈里人,而且是高手。有能耐在鹭宫眼皮子底下对你不利的高手。五条悟心下越沉。

    “你穿着她的衣服。”动手谁也讨不到便宜,两方陷入短暂的僵持,五条悟不情不愿选择先问情况。

    夏油杰石化。自己其实有自觉的,男人穿女装,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被当成变|态,这也是没去成衣店而是私底下找你借衣服的原因之一;然而穿着其他女人穿过的衣服,百分之百会被当成变|态。

    “不懂你在说什么……”这时候除了含糊过去打哈哈还有其他选择吗?

    “弥生,联系上文穗了吗?”五条悟问的弥生,眼睛却紧盯着夏油杰。

    夏油杰:“……”

    “这位是?”几小时前,夏油杰指着你房间的照片问过。

    “是我家弥生哟,是堂姐。”夏油杰觉得不能怪自己,如果弥生没把头发染得跟鹦鹉一个色儿,自己见面瞬间还是有信心认出来的。

    那边厢弥生call你一遍又一遍,喉咙开始发紧,也快绷不住了:“她没有接!也没回过来!她从来都会及时回电的!”

    五条悟眼神愈发不善。

    夏油杰:“……”

    夏油杰优雅转身,缓缓蹲了下去,提起长裙裙摆卷到腿根……然后撒丫子狂奔跑路。

    他逃,他追,总有一方插翅难飞。

    两人没差几个月,架不住五条悟发育得早腿儿长,追到文学部校舍路上飞起一脚把落跑甜心夏油杰踹吐血,膝盖压着嫌疑犯前胸准备补刀。

    “五条等下!”是吊桥效应吗?上气不接下气赶上来拦住五条悟的弥生,在夏油杰眼里是如此动人。从今往后,论美貌,你可以与我平分秋色。夏油杰如是说。

    “文穗也不一定是被他绑了!”没错没错!都是误会!会说你就多说点儿!

    “裙子也不是定制款,去年光我们去的商场一年就卖了几十条一样的!是巧合也说不准!”就是就是!虽然的确是她的裙子……细节不重要先让他从我身上下来!

    “嗤。”五条悟掐上夏油杰脖子下了死力,拽起开衫给弥生展示上面开衫同色的金鱼暗纹:“前年,我玩儿烟花棒在开衫上烫了个洞,她才加了这个补丁!”

    “文穗桑审美不错…啊!色狼——!”夏油杰声音都变了调,果然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光天化日掀人裙摆五条悟你是人吗?

    五条悟揪着裙子里衬,掷地有声:“去年秋天,我手上没轻重把她裙子里衬扯坏了,这里还留着补豁口的缝线!”

    ???

    信息量有点大,没有取得驾照的夏油杰需要冷静一下。

    弥生显然也受到了惊吓:“你个败家玩意儿!这是Dior的当年款!”

    五条悟智熄:“这是重点吗?!!”

    “就是啊弥生桑,扯坏裙子的话题我们还可以再讨论一……咳咳咳!”

    五条悟崩溃地掐回丫脖子:“这踏马也不是重点!”

    ————————————

    其实你也没想坑夏油杰,弥生打电话确认你安危的时候你正围观你爹和高山家扯皮,手机静音。

    送走高山家的秘书君,女儿节临时雇的家政妇们已经在客室等着跟你报到了,看起来很能干的大妈、大妈、大妈和大|胸男妈妈。

    “叫我狸冢就好。”肌肉丰满线条优美的家政夫看着你笑,五官明明该算得上俊朗的type,盯着你时却无端让人感觉妖异。

    气氛和谐,上下尽欢地走完见面和分配工作的流程,狸冢避开众人回电话给弥生:“连打23个电话是怎么回事啊超可怕。哈?文穗吗?她没事哟……”

    作者有话要说:打滚儿求评论~有评论才有动力和积分,留个“爪”也行~拜托了这个挺重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