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 第三十七章(学分算老几...)
    养了快一个月,曾菲尔基本不会再发病了,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可是这一个多月的同居生活,曾菲尔被惯了个坏毛病,每次睡觉都要袁修竹抱着才能睡着。这可把袁修竹折磨坏了。

    被压麻的胳膊和肩膀已经成为了袁修竹的生活常态。

    这天早上一睁眼,曾菲尔就坐起身子,手法熟练的给袁修竹按摩。

    袁修竹看着她,悠悠的说:“菲尔,我病的时候,你每天都是这么给我按摩的?手法这么熟练。”

    曾菲尔手上动作不停,“嗯”了一声。

    袁修竹突然揽住曾菲尔的脖子,把她拉低,在她唇上亲了一口。笑着说:“宝贝,你真好。”

    这句话不知道触动了曾菲尔的哪根神经,她突然就不动了。脸色也变得暗淡起来,好像有发病的前兆。

    袁修竹吓了一跳,赶紧坐起身就要把曾菲尔拉进怀里。

    曾菲尔僵硬着身体说:“我不好,我一直都在害你。害你手骨折,害你被车撞,害你变成植物人……”越说曾菲尔的表情越痛苦。

    袁修竹心疼的搂住曾菲尔说:“不是你害的,是我愿意,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曾菲尔跟听不到一样,喃喃的说:“你知道我去打林芷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吗?我想杀了她,更想杀了我自己。”

    听着这话,袁修竹的心都颤了,这丫头还有自杀倾向?

    “你别胡说,你死了我怎么办?”袁修竹有些紧张的压着曾菲尔的后脑,把她按进自己怀里。

    曾菲尔的眼睛好像突然有了焦距,清醒了过来,她抬起头,双手捧着袁修竹的脸说:“可是,我舍不得你。”说着曾菲尔的唇就覆了上来,这个吻里饱含着曾菲尔无尽的依恋。

    亲了一会儿,曾菲尔跪在袁修竹身前,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好多人都说我配不上你。”

    一听这话袁修竹急了:“谁说配不上,他们懂个屁。”语调就好像一个不服气的小孩。

    曾菲尔被袁修竹的话逗得笑了,她说:“不管配不配得上,将来我都会变得更好,好好的爱你。”

    曾菲尔的声音本就好听,这句话就好像一壶甘霖一样浇在了袁修竹的心里。

    虽然是很短暂的发病,袁修竹还是不放心的带曾菲尔去了一趟医院。医生说曾菲尔的表现是一个转折点,应该离痊愈没有多少距离了。

    袁修竹吊着的一颗心也就安稳的放进了肚子。

    袁修竹做了个决定,他决定带曾菲尔复学了。如果再让这小丫头每天腻歪在身上,他估计能被折磨死。

    一个多月的同居生活,袁修竹把曾菲尔照顾的很好,她不仅气色变好了,笑容也多了,身体好像还胖了一些。

    “去吧,上课去吧。”袁修竹站在教室门口拍拍曾菲尔的头,好像一个送小朋友上幼儿园的家长。

    曾菲尔有点儿不情愿的抓着袁修竹的袖子:“那你下课了就来找我。”

    “好,进去吧,你舍友都在等你。”

    说完袁修竹就朝她挥挥手,去自己的教室上课了。

    曾菲尔有点儿不舍的看看袁修竹的背影,低着头走进教室的坐位。

    李木子兴奋地抓着曾菲尔的手说:“菲尔,太好了,你终于没事了。”

    曾菲尔看着李木子发自内心的笑容,笑着“嗯”了一声。

    “那你晚上回宿舍住吗?”罗玉说,“你的床我一直给你收拾着呢,随时可以住。”

    曾菲尔不想离开袁修竹,有点为难的说:“不回吧。”

    罗玉好像嗅到了一丝暧昧的气息:“哦。你跟袁修竹……一起?”

    曾菲尔点点头。

    罗玉一脸明了的看着曾菲尔笑。

    袁修竹也是个不放心的,一有功夫就跑到曾菲尔的教室来看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把自己的魂丢在这了呢。

    一直到下午下课,袁修竹牵着曾菲尔的手,把她带回公寓。

    刚关上门,曾菲尔就不管不顾的钻进袁修竹的怀里,好似他是一块救命的浮木。曾菲尔悬了一天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袁修竹无奈的摸摸她的后脑勺,说:“乖,放手,我去给你弄晚饭。”

    曾菲尔又拱了几下,换来了一个鼻尖吻,这才撒手。

    也不知道这姑娘是怎么了,上了一天学更粘人了,眼瞅着就要变成袁修竹的挂件了。袁修竹头疼的捏捏眉心,决定明天送曾菲尔回宿舍去住,再被这么折磨下去,估计他该挂了。

    早上曾菲尔从卫生间出来,就看见袁修竹在收拾行李。她有些惊慌的说:“你要去哪?”

    “咱们回宿舍去住。”袁修竹赶紧解释。

    曾菲尔不明白,两个人住不是挺好的:“为什么?”

    袁修竹边盖行李箱边说:“房租到期了。”

    曾菲尔说:“那续租啊?”她走到袁修竹身边,又要往他身上挂:“你没钱了?我有钱。”

    这小丫头还不好骗了。

    袁修竹扶着曾菲尔的胳膊,不让她往自己身上贴。他说:“咱们俩学分都不够,再不补救就要留级了。”

    一听这个曾菲尔一下子严肃起来。对啊,她和袁修竹好久都没好好上课了,学分是肯定修不够的。她不能再让袁修竹因为自己留级了。

    袁修竹一看曾菲尔被说动了,松了一口气。

    “那,那你还是会陪我一起吃饭的吧?”曾菲尔小心翼翼的问。

    袁修竹真是没脾气了,他叹口气说:“陪,除了睡觉,什么都陪。”

    听了袁修竹的承诺,曾菲尔才放心的笑了。

    回学校以后曾菲尔就忙起来了,她报了好几门选修课补学分。她除了比以前努力,好像也没有太多的变化,宿舍里几个舍友悬着的心也都慢慢放了下来。

    一天晚上李木子起来喝水,就看到曾菲尔瞪着眼睛坐在床上,她轻轻出声:“菲尔?”

    曾菲尔寻着声音抬了下头。

    “你怎么不睡觉啊?”李木子担心的问。

    曾菲尔带着一点儿鼻音说:“我睡不着。”

    李木子走到曾菲尔的床边,坐下来小声说:“你躺下来,数羊,一会儿就睡着了。”说着她就扶着曾菲尔的肩膀,把她按在枕头上,“快睡吧,明天还上课呢。”

    曾菲尔瞪着眼睛,看了看李木子,安静的躺着。

    后来李木子又发现了好几次,曾菲尔总是半夜不睡觉,她感觉到不大对劲儿。第二天李木子就跑到钢琴系的教室去找袁修竹。

    “同学,我找一下袁修竹。”李木子拉住一个从教室出来的女生说。

    女生白了她一眼:“袁修竹有对象了,表白就不用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我找他有事儿,帮我叫一下吧。”李木子一脸的乞求。

    女生不太情愿的扭着身子走进去,跟袁修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袁修竹就走了出来,看到来人是李木子心一下子揪起来了。

    “菲尔,怎么了?”

    李木子看袁修竹急了,赶紧解释:“没,没事儿。我就是发现了个问题,我觉得得告诉你。”

    袁修竹歪了下头,等着李木子的下文。

    “我发现,菲尔晚上总是不睡觉,你看……”

    袁修竹也一下子了然,这几天小丫头眼圈都青了,每次问她,她都说是学习太累了。原来她又开始不睡觉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袁修竹礼貌的跟李木子道谢。

    李木子跟袁修竹笑了笑就回自己的教室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袁修竹不太高兴。他拉着曾菲尔的手说:“你这几天是没好好休息吗?”袁修竹伸手刮了一下曾菲尔的眼圈儿,“都成熊猫了。”

    曾菲尔怕袁修竹知道自己不睡觉,又要为她操心。她摇摇头,说:“没有。就是课多,”曾菲尔下意识的抹抹眼睛,“估计累的吧。”

    袁修竹皱着眉,表情异常严肃,声音也不温柔了。他冷厉的说:“你是不想让我管你了?”

    这句话好像直击曾菲尔的命门,让她一下子紧张起来。

    “不,不是。”曾菲尔眼眶红红的,好像要哭了。

    这次袁修竹不像往常那样,因为她要哭了就抱着她哄。

    他声音冷飕飕的说:“说实话。”

    看着这样的袁修竹,曾菲尔的防线全线崩塌,眼泪也吧嗒吧嗒的掉。

    “我不是故意不睡觉,我真的睡不着。”曾菲尔哭着说,“你别生气,我真的睡不着。”

    袁修竹轻叹口气:“睡不着,你不告诉我?你是想等到熬病了,我再带你进趟医院?”

    曾菲尔惶恐的不行,拽着袁修竹的衣服:“我怕告诉你,你分心,学分修不够,会留级的。”曾菲尔用手背抹抹眼泪,乞求着说:“你别生我气。”

    袁修竹听着曾菲尔的话,心拧成了麻花,无奈的说:“跟你比,学分算老几?”他给曾菲尔抹抹泪,“乖,不哭了,晚上跟我回家。”

    “回家?回哪个家?”曾菲尔还奇怪呢,公寓不是到期了嘛。

    袁修竹摸摸曾菲尔的头:“回咱俩的家。”说完他看了曾菲尔一眼,意味深长的说,“抱你睡觉。”

    一句有歧义的话,让曾菲尔脸红的无地自容,她轻推了袁修竹一把。

    袁修竹也不当回事儿,他不是怕抱着曾菲尔睡觉,他是怕自己又要练忍术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