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 027(陷阱...)
    帐篷里,郝开心时而看看外面没有半点变化的干枯风景,时而看眼手表上的缓慢跳动的时间。半个多小时了,任何消息没有,她又不敢主动联络曾凡,怕添麻烦,于是就等着,闲得全身难受。汪琛玉点手表看起书来。她腾地站起,汪琛玉看她,她抡两圈胳膊,左右转转身,后退一步,背着包开始做深蹲。汪琛玉抽抽嘴角,继续看书。

    没计算个数,直深蹲到腿部淡淡发酸,郝开心站直了,摸下额头,只有汗珠两三滴。训练两个月以来,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她想着再做些什么,通讯器响了,曾凡发来消息,说有“歹徒”可能要来抓他们,章进来接了,随他迅速转移。

    郝开心顿时来了精神,催促汪琛玉赶快收拾东西。两人收了桌椅,去外面要收帐篷,远望见章进徒步赶来,面色焦急。

    郝开心挥挥手,向章进走去。章进突然大喊一声:“小心!”

    “啊?”郝开心只顾看章进,没注意脚下,被一凸出的石块绊倒,朝前扑去,恰巧躲开一枚朝她头部打来的假弹。

    郝开心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拍拍手起身,章进跑来,拽上她就逃,同时喊汪琛玉:“汪师傅快跑!”

    汪琛玉两手抓着帐篷,愣愣看他们,不等反应过来,他头部左侧忽然发痛,伸手去摸,没血,沾了两指的黄色粉末,捻了捻,擦不下去。

    郝开心前跑着,回头看,汪琛玉的脑袋冒黄烟了。“他冒烟了!”

    “他‘死’了。”章进拉着郝开心狂奔,“我是真乌鸦嘴,又说着了,他果然是送人头的。”

    “躲去哪啊?”郝开心边注意脚下,边余光看两侧,没发现有人跟来。可必定是有“歹徒”的,否则小汪不会“牺牲”。“不对,他们怎么有枪啊?我们都没有。”

    “要不说是歹徒呢。”

    “这什么倒霉对抗赛,一点也不公平,武器上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章进压郝开心低下头,一枚假弹贴着她后脑勺飞过,打在树上。

    “别啰嗦了。”章进矮身扛了郝开心,撒腿就跑;没办法,她跑得实在太慢。

    郝开心想啰嗦也啰嗦不出来了。之前汪琛玉为队里改良基因药,章进吃了,速度提升一大截。她现在控制不住地脑袋上下颠簸,看东西晃出虚影,头晕。幸好她有先见之明,一直背着包,药啊、吃的啊都带在身上。

    不知跑出多久,章进停下,郝开心扶着树吐了。

    章进拍她后背,说:“总算把人甩掉了。郝大姐,你吐完了吗?”

    “行了行了,”郝开心擦擦嘴,捂着胃部说,“你的速度也加快了,小汪的药不是白吃的吧?”

    “他应该的,制药本来就是他的本职工作。”章进拿出通讯器,给曾凡发送消息。他腕上的表关机了。“把你表关了。”

    “为什么?”

    “不知道老王从哪弄来的东西,可以搜到手表信号。”

    郝开心关机,说:“接下来在这等着,还是去找曾凡?要不我们反攻吧!”

    “你快得了吧,剩下人能活到对抗结束就不错,就是高分了。”

    “这哪是对抗赛,明明是捉迷藏。太惨了,来前我想着队伍争取满分,到了这,原来及格都难。”

    “别废话了,走这边。”章进前头带路。

    曾凡和耿山海正向这边赶来,两方汇合,再做计较。他们相聚的地点,是曾凡在车内时没有标注过的地方。曾凡能看出来的地形优势,王队同样知道。过去的对抗赛,王队总是保持被动,只等曾凡带人攻过去;今天奇了,对抗甫一开始,王队就激烈猛攻,带着一种不赶尽杀绝誓不罢休的气势。那些标志出的地方,也就全部作废。

    四人相见,隐蔽处说话。

    曾凡确认郝开心的手表关机,以防被王队追踪,分给章进一把刚刚从“歹徒”手里缴获的枪。

    郝开心见章进摆弄刚到手的好东西,眼馋得很,可也知道来之不易,就没出口索要,问他们:“车呢?”

    “目标太大,舍了。”章进说。

    曾凡说:“接下来我们不能再分散了,你注意跟好。”郝开心应了。他说:“王队的行动和之前不同,他变被动为主动,又占有数量优势,我们再分散开只能被各个击破。也正因为他有数量优势,他不怕‘死’人,不可能聚集在一起。我想,他会派出几个小队伍,分头进行搜索。现在我们放弃原定的任务,先吞掉他的小队。”他分别看向耿山海和章进,两人都点了头。他带头前走。

    曾凡、章进在前,耿山海在后,郝开心中间。郝开心有点不开心,曾凡都没问她的意见。而她现在也不想多说了。她从见到章进的那刻起,就想着反攻。她想,可以先找到王队的一个小据点,占领了,查出总部位置,利用王队之间的通讯器,发送假消息,吸引总部的人过来,调虎离山,他们再去打总部。不过这想法也只能在脑中想想了。

    走不多久,曾凡发现目标。他一只手背后,无声比划,其他人了解,迅速找地方隐蔽。那是支三人的小队伍,手中没有枪械,背着包,警惕着四周,向右走,没发现曾凡他们。

    曾凡打出两个手势,郝开心就见章进瞬时间冲出去,射击,敌方一人冒烟死亡,另两人立即背对背防守。曾凡也上了,与章进一人一个,撂倒剩下两个“歹徒”。

    章进晃晃手中的枪,说:“不错,用着还行。”

    郝开心问“歹徒”:“你们总部在哪?”“歹徒”不说话。她又问曾凡:“我们能用刑吗?”

    章进笑问她:“你用什么刑?”

    “歹徒”看他俩,有种不好的预感。

    “灌辣椒水,挠痒痒?”

    还以为有什么好主意,不过如此。“郝大姐你歇歇吧。”章进说。

    “歹徒”放松下来。

    曾凡说:“他们什么也不会说的。送他们上路,搜身。”

    缴获“歹徒”的枪支,然后分别送他们一颗假弹,“歹徒”死了。章进给他们搜身,然而没有找到想要的有关总部的物件或信息。曾凡不想多待,带队前走,准备寻找下一个目标。章进却留在原地,装模作样,目露哀伤,对着“尸体”鞠躬。“喂!”“喂什么喂,还想诈尸啊,闭嘴!”完成遗体告别仪式,说声“再见”,冲“尸体”摇摇手,跟上队伍。

    郝开心回头看了,问:“他们不会面对王队就复活了吧?”

    “不会,”章进说:“不遵守规矩还玩什么啊。”

    郝开心耸耸肩。她问曾凡:“如果我们换上他们的衣服,假装是王队的人,能不能行?”

    “不行。”曾凡说:“你想法是好的,但是……你以为这是上千上万人吗?他们互相都认识,换他们的衣服也就没什么用处了。”

    “地狱级难度啊……”郝开心感叹。

    接着,他们又打败一小队,再打败一小队……到天色暗下来,六点多钟时,他们竟然毫发无损地消灭二十余“歹徒”。

    郝开心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没办法,控制不住。曾凡三人没责怪她,他们知道她容易饿,体质问题,改不了。暂停行动,几人在附近找藏身处,恰好有个山洞,检查过没有王队等人的踪迹,就轮流进洞深处休息,留一人在外防备,郝开心除外。

    开一盏小灯,微弱的光笼罩着郝开心、曾凡和耿山海,章进在洞外警戒。自背包里取出食物,吃着,郝开心说:“你们不是说王队的人很厉害吗?可我感觉不如你们能打啊,你们太谦虚了吧。这样下去,我们是不是能去找找人质,再反攻总部了?”

    听到这,曾凡停下吃饭的动作,他也有所觉,损失掉汪琛玉后,他们的一系列行动好像太过顺利了,但又没什么不对。他打开地图,郝开心问他怎么了,他没回答,手指指着他们相聚的位置,到首次击败歹徒的位置,再到下一个,这样连接下去。其他人也摒息看着,郝开心说:“我们打出一条曲线到这里了,是陷阱?”曾凡同时说:“是陷阱!”

    三人都不吃了,收起小灯,赶忙合上背包,背了,跑向洞外。荒山野岭的,天幕上的光芒黯淡无力。郝开心并非夜盲,但一时适应不了光线的转变,两腿的速度慢了,一只手拉上她的手,带她加快脚步。她抬头看去,是曾凡。

    刚跑出洞口,章进也急忙忙过来,说:“有人来了!”

    连郝开心都看见两道人形黑影,左边又出现两个,右边两个……人越来越多。只能尽力冲出去了!章进在前,曾凡拉着郝开心在中,耿山海在最后。

    耿山海说:“我断后。”

    曾凡说:“当心。”

    耿山海继续吊在最后跑着,当“歹徒”围上来,他停下拦截。

    曾凡说:“章进,你往前冲,能跑出去一个是一个,藏到对抗结束。”

    几个呼吸间,章进就飙出好远去,但没有彻底消失,他用枪吸引“歹徒”的注意,试图引开他们。

    郝开心说:“你放开我,自己跑吧。”曾凡没有说话,仍是拉着她的手。她不再劝说。她另一只手伸进口袋,拿出药瓶,却听曾凡说:“别吃药。”她想了想,把药放了回去。药效才三分钟,做不了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