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 022(暧昧需要勇气...)
    秦峥忽然就停下脚步:“其实,你喜欢她吧。”

    贺子笙也停下脚步,微微一怔。

    秦峥淡笑:“我看得出来。”

    “夏至应该对您说过我是gay吧?”贺子笙开玩笑。

    “也只有她才会相信。”

    “看吧,就连您都不相信的鬼话,她竟然一点也不怀疑,”贺子笙无奈一笑:“足以证明,她对我没那份心思。”

    “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喜欢她。”秦峥温和地浅笑。

    贺子笙叹了口气,挠了挠头发:“是,我这个人比较闷,从小到大也没追过女孩,夏至第一天进公司的时候我就喜欢她,她和我很亲近,把我当大哥哥,我以为我只要一直守在她身边,总有一天我们会变成情侣,但事实上,她一直只把我当成很好很可靠的大哥哥。”

    “为什么不告诉她?”

    贺子笙笑了笑:“不告诉她我们还能一直亲近,我很怕说了之后我们连朋友都不能做了,我几次感情都很失败,我很怕从夏至口中听到我不好的话,我宁愿一直做她心中的好大哥。”

    “秦先生,你很介意我的存在?”贺子笙直视秦峥,笑道:“您觉得我能对您产生威胁?”

    “不,”秦峥淡淡一笑,“只是单纯的好奇。”

    贺子笙挑眉:“您就不怕这次的事,会让她对我产生男女之间的感情?”

    秦峥浅笑,缓缓开口:“我为什么要怕一个对我毫无威胁的人?”

    “您很自信。”贺子笙笑了笑,叹道:“其实,这次的事,换做张绵绵或者杨广小慧任何一个人,我也会去救,并不因为我喜欢夏至就只救她。”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早点告白,结局会不一样。”

    “想过,有段时间天天都想,但现在我明白了,她吃您那一套。”贺子笙看着秦峥:“您比我有手段。”

    秦峥神情淡淡的。

    “换做我,我是舍不得激怒她,让她成天为我的事烦恼。”贺子笙的笑容也变淡了:“这就是我跟您之间的不同,秦先生,敢问一句,你喜欢她吗?”

    秦峥淡淡一笑,没有搭理他,继续往前走。

    贺子笙盯着他的背影,莫名地感觉秦峥这个人很傲慢,也很难看透。连他都看不透,何况夏至那个丫头呢。

    吃完了芝士火锅,大家心满意足回去休息,秦峥没有去酒店,而是住进了他们租的那个独栋的民宿。

    毕竟秦峥的身份摆在这,都没人敢和他住一间,于是单独一间房,就在夏至她们的隔壁。

    洗完澡出来,夏至穿着佩奇的睡衣。

    郭小慧:“怎么今晚穿得粉粉嫩嫩的?”

    “哪有,昨晚也这么穿。”

    郭小慧斜睨她:“你昨晚明明穿着北方老大爷同款睡衣,说是热乎,怎么今晚图凉快了?”

    “胡说。”夏至坐下来护肤,擦了脸,又擦手,整一个精致girl。

    “行了行了!”郭小慧嫌弃地说:“已经够白够嫩,别再抹了,大晚上抹这么厚干嘛!”

    李白笑道:“小慧,人家男朋友来了,当然不能像昨晚老大爷似的,当然要做一只精致的小猪猪。”

    “你们真恶心。”夏至嫌弃地看了她们一眼:“我昨晚和今晚没有任何不同,你们故意抹黑我。”

    “男姐,你评评理。”

    钟胜男打了个哈欠:“不理你们,我要睡了。”

    “夏至,你今晚要去秦总那边睡吗?”郭小慧问。

    “说什么呢。”夏至站起身,脸红成了猴儿屁股:“我跟他,我两还没好到那种程度。”

    “那你要去哪?”

    “我只是去关心一下,毕竟旅途劳累,我这个做女朋友的也不好啥也不问,啥也不管。”夏至叹了口气拉开门,好像谁逼她过去似的。

    “呕!”郭小慧和李白。

    夏至穿着拖鞋啪嗒啪嗒来到隔壁,她看到光线从门底的缝隙漏出,秦峥还没睡。

    她用手指抓了抓披肩的长发,又抓了抓刘海,平时都是扎成包子,在秦峥面前放下头发这还是第一次。

    她已经想好一些胡说八道的慰问词,然后敲了敲门,等了一下,没回应,也没开门。

    夏至又敲了敲门,秦峥还是没来开门。

    会不会出门了?夏至猜想,但这么晚了,不太可能,秦峥去找黑子哥广哥张绵绵他们聊天也不太可能。

    可能秦峥耳背,夏至又用力地拍了拍门,还是没动静。

    该不会是故意的吧,知道自己会来找他,不想自己打扰他休息,所以装聋作哑?

    夏至试着拧了下门把,门竟然没反锁?!

    她慢慢推开门,将脑袋探进去,目光所及,是秦峥的放在书桌旁的灰色箱子,床上叠得齐整的衬衫,床头柜上的手表,手机,只是没有秦峥的身影。

    又看向紧闭的浴室的门,隐隐从里面传出淋浴的声音。

    原来在冲凉。

    夏至抬头挺胸大咧咧进门,背着手像个老干部一样在房间巡视。

    拿起表看了看,里面还镶钻,冷笑,花里胡哨。

    她走到窗边的小几旁坐下,然后就看到马克杯的旁边放着秦峥的钱包和自己送给他的小金猪。

    竟然随身携带着呢,夏至在心里有一丢丢的甜。

    她再次站起身,背着手在房间来回踱步,然后停在了浴室门口。

    一个大男人洗澡洗这么久?

    该不会洗晕了吧?

    她抬手想敲一敲浴室的门,又觉得这样显得自己不矜持,但不敲吧,又觉得不甘心,明明自己是他女朋友,凭什么不能敲,凭什么!直接闯进去都行!谁敢说她坏话,谁敢!

    夏至瞪了眼虚空,也不知道在瞪谁,然后转头重新看向浴室的门,恰好这时浴室的门开了,一阵清淡的沐浴露香气沁入心脾。

    “夏至?”

    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夏至有点耳热,面色装得很淡定,走到几旁的椅子那坐下,像个老干部一样问候:“我过来看看你住得习不习惯。”

    “还行。”秦峥穿着蓝色丝绸睡衣走到床边坐下,头发擦得半干,毛巾还挂在脖子上。

    夏至瞟到未擦干的水珠沿着他的喉结滚动下来,忽然有些遐想。

    “吹风筒呢?怎么不把头发吹干?”

    “不习惯吹头发,还是自然干吧。”

    “那怎么行,怎么也得擦干。”

    “没事,房间挺热,干得快。”

    “我来帮你擦吧?”

    秦峥看了她一眼,“恩。”

    夏至将毛巾从他脖子上拉下来,甩了甩,然后给他擦头发。

    夏至把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往后拨了拨,这一头浓密的黑发让人羡慕,发质也很硬,不容易掉,发际线还低。

    夏至啧了声:“一看你就是死读书,但不动脑的人,所以头发才这么多。”

    秦峥笑了下,让夏至突然红了脸,因为她是站在秦峥面前的,而秦峥坐着的高度,刚好到她胸口的位置,两人离得很近,她感受到了秦峥气息的热度。

    夏至先是脸红,然后耳根脖子都慢慢红了。

    “你别说话。”

    “为什么?”

    “哎呀,”夏至觉得痒痒热热的,退开一步:“你别说话。”

    秦峥眸光黑漆漆的,真就不说话了。

    夏至又走回来,脸上热度未消,这沉默的气氛反而让热度高升,秦峥就连呼吸也成了罪过。

    “你能不能憋气?”

    “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

    夏至身体软了软,突然坐到他身旁,挽住他胳膊,不说话。

    秦峥侧头,漆黑的眸子看向她,夏至小巧的琼鼻下,嘴唇红润,脸蛋像是熟透的蜜桃,鲜艳欲滴,他缓缓伸手,在她下巴处抚了抚,那里柔软如同棉花,慢慢俯身靠近她。

    夏至感受到不断挨近的气息,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她主动侧过身子,仰起头闭上眼睛,因为紧张,搂住他胳膊的手臂有些颤抖。

    秦峥凝视她半晌,在她脸蛋上落下一吻:“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夏至瞪了他一眼,然后又仰起头,闭上眼睛,嘟嘴。

    秦峥将她拉起身,牵到门口,轻轻推出门外,淡笑:“晚安。”

    夏至一脸懵逼,看到门在眼前关上。

    什么?!

    她一脸不敢置信?摸了摸自己的嘴,会不会是润唇膏涂太多了?

    夏至郁闷地回去睡觉,不知不觉就到了旅行的最后一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