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 第24章(启程出发...)
    收音机里的消息,开始她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也不准备去实现。

    虽然对它好奇,但因朝阳基地路程遥远,尤竹并没有打算为了它,千里迢迢去到朝阳基地换取试剂。

    先不说来回路程要花上将近大半个月的时间,再说,她现在手里的晶核被它吃的差不多了,也没有东西交换试剂。

    目前她需要的是一个吃苦耐劳的劳动力,并没有太想要真的人类来陪伴自己。

    家里也有番薯要种,玉米要管,暂时也不能一去大半个月不管。

    那晚的尤竹的确是这样说服了自己,不过她很快就慌张了。

    半个月前,尤竹从地窖里取了大约有十几斤的番薯出来,它门的表面多多少少都已经发了芽。

    种番薯前要先育苗,先是把番薯切成小块,大约每块重不到半斤,间隔几厘米放到土里,然后敷上一些肥沃的薄土。

    现在番薯苗已经长出大约三十厘米长,正好可以剪苗移栽到大些的田里去。

    今天,她打算带着它先把要种番薯的地给整了。还是像之前种玉米那样,要先翻土,打细打匀后才能种。

    但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承担着翻土重任的它开始罢工了,拿着晶核来诱引却是一动不动。

    可能是大的晶核它都吃过了,现在手里的晶核已经对它没有了吸引力。目前铁盒里只有小些的晶核,最大的才是二级丧尸的。

    前两天剩下两颗三级丧尸的,囫囵着给它吞了,早知道就留着了。

    想着之前它总是跟在自己后面转来转去,尤竹亲自走在前面充当诱饵,不仅收效甚微,还被它轻轻地推开了。

    丧尸嫌她挡住了前面的草丛,那里有它的“新玩具”——蒲公英。

    它推开尤竹之后,低头认真翻找草丛,最后挑选了一朵这片里最大的那朵蒲公英,摘了下来,十分熟练地鼓起腮帮子吹了一下。

    白色蛛丝状柔长毛下面缀着瘦长黑褐色的种子,轻轻盈盈的在半空中飞舞着,最后飘然落下。

    两人站在山野田埂间,周围白色飞絮缓慢落下,场景十分浪漫唯美。

    但尤竹没有心情感受,她看着它摘完一朵又一朵,站在地里发愁,又有些后悔。

    这个吹蒲公英的动作,是她教它的。

    刚才来的路上,她看到路边有好几朵蒲公英开的正好,便随手摘了一朵,当着它的面吹散了。

    这引起了它的极大好奇心,蹲到她旁边,也学着摘蒲公英,但因手太笨了,还没拧断茎就把上面的白色花毛给抖散了。

    尤竹看它屡次都摘不下来,就手把手教它摘,特别是手要放轻,还特地帮他摘了两三朵。

    多尝试了几次,它很快就领悟了技巧,一路上只要发现蒲公英的踪影,就非要撸秃了才肯走。

    他们今天要开整的地里刚好野生野长了一大片蒲公英。

    来到地里的时候,它就像是狼进了羊圈一般,嗷嗷叫了一声就冲了过去。

    但尤竹就难过了,它就像头玩欢了的牛犊子,拉都拉不回来。

    试过了不用翻地的滋味,她再也不想翻地了。

    看着手上剩下和石头差不多的十来颗晶核,还有易散而并不能充当诱饵的蒲公英,尤竹陷入了沉思。

    突然她脑子灵机一动,记起来先前它捡过的小叶紫檀珠,当时被它攥的紧紧的,问过来的时候很是眷恋不舍。

    看它玩的正欢,尤竹回了家里一趟,把塞在抽屉角落的那个铁盒子拿了出来。

    再回来的时候,地里的蒲公英已经被它薅了一小半,它却仍旧乐此不疲,脸色并没有半点厌烦。

    它玩多了还有发现了新的玩法,不再是机械的摘一朵吹一朵,而是摘了四五朵攒在一起吹,上面的白絮随风轻盈飘落,像是下雪一般。

    尤竹此时没空欣赏这个美景,拿起逗引它的竹编帽子,把上面的晶核拆了下来,然后换上那颗小叶紫檀珠子。

    忽然视线里飘过一阵一阵白色飞絮,旋转着优雅落地。

    尤竹微侧避开,以免这些飞絮落入眼睛,一抬头就看到了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面前的它。

    丧尸手里的蒲公英只剩下几个光秃秃的花梗,咧着嘴:“赫赫赫赫……”

    来得刚好。

    尤竹迅速在小叶紫檀珠上打了一个死结,然后趁它不备就把竹编帽扣在了它的脑袋上。

    它的视线很快就被小叶紫檀吸引住了,刚想伸手去拿,尤竹把它的手压下来,迅雷掩耳不及之势掏出绳子,将它的双手绑在了身后,然后往它身上利索地套上绳套。

    这小叶紫檀珠竟然意外的好使,尤竹没想到这珠子的吸引力比之前的晶核还更高一些。

    之后的整地任务就完成的十分顺利,大半天过去,地就已经翻好。

    花了两天时间把土块打匀,尤竹先垒起长垄,垄底加了农家肥,然后就把番薯苗剪下来,划好间距一一摆平种下。

    因为此时天气比较晴,只留了一两片叶子露出,防止薯苗被晒蔫晒死。

    期间尤竹一直都用小叶紫檀珠子引着它,成功把它训练成运肥运水的一把好手。

    种完番薯后,玉米地里已经冒出了一棵棵支棱的绿苗,尤竹追了一次肥之后就不需要过多操心了。

    到最后,她和它都筋疲力尽,她一回家就瘫在躺椅上不愿意动弹,它则是拉了块板子出来充当躺椅,经常和尤竹一起瘫着。

    到此,尤竹的春耕算是告一段落,之后的事情就松快了很多。

    当晚,她宰杀了剩下那只大兔子来庆祝春耕结束。

    尤竹是南方人,自然更喜欢吃米饭。但是种稻谷这活太过琐碎精细,这么多年她也学不来,只学会了种番薯和玉米几个简单的。

    在家休息几天之后,看着穿着破烂背心一直跟着她背后乱转的丧尸,她觉得有必要好好对待它,不能像之前那般敷衍了。

    现在它会的东西越多,尤竹越发感觉离不开它了。

    之前找出来的老头的背心和大裤衩,因为末世后随意放置,布料已经老化变脆。

    第一次它洗坏了背心,后面再洗几次,每次都会洗坏了一两件。

    想来想去,趁着春耕结束,她准备去镇上的服装店里淘些新的回来。

    服装店里的基本上都被店家用塑料袋包装,保存的比较好,质量也过得去,最适合不过了。

    挑了一个晴天,她带着它去了镇上,好好挑选些合适它的衣服。

    在小镇的主干路上,她意外地看见了几个倒地的初级丧尸,还是“新鲜”的。

    尤竹屏息隔断了浓重的腐臭味,靠近了看才认出是镇上仅有的十来个丧尸中的成员。

    它们的脑袋没有被开瓢的痕迹,那就不是人为的,是属于“自然死亡”的。

    现在,连生食过人肉的丧尸都已经开始衰竭而死了吗?

    尤竹回身看着身后的“小尾巴”,它现在的速度和力量提升了不少,和二级丧尸实力不相伯仲了。

    那它这个未生食过人的血肉的丧尸,如果后续也没有了晶核的补充,是不是也会命不久矣?

    也许是镇上死去的丧尸给了尤竹一个警醒,那天回了家之后,她就特别注意观察它的动作。

    刚开始几天还是正常的,尤竹心安了不少,但有一天早上起来,尤竹发现它的速度突然变缓了很多,越发像初见它时候的状态。

    她把铁盒里剩下的晶核都硬塞进了它的嘴里,当天它像是“回光返照”一样,精神了不少,但第二天又快速萎靡了下去。

    显然,现在一二级丧尸的晶核都不太管用了。

    这几天,收音机也只是重复地播报丧尸开口说话的消息,丧尸实验没有新的进展。

    为了保有这个长期劳动力,尤竹决定尽快启程,去朝阳基地探探消息。

    两只大兔子都已经进了肚子里,三只小兔子还没长大,此时宰了就比较浪费,她决定把它们在院子里,那一畦菜地估计也够它们霍霍半个月了。

    等她回来,它们估计也长大了,再宰杀了庆祝刚好。

    末世后的动物生存能力比较强,就算受到些风吹雨淋,也不会那么容易死。上次它们皮毛湿了一些,也活蹦乱跳的。

    出发前一天晚上,她做了一些烙饼,这是可以贮存比较久的干粮了,在路上吃也比较方便。

    除此之外,她也带了锅,一些干玉米粒和番薯,路上可以架起锅煮着吃。

    启程第一天,她开着摩托车,带它到了废弃的青城市。

    这也是她上次遇见张盛荣一行人的地方。

    还是郊外那个熟悉的小房子,她让它在那个小房子里面呆着。

    她这次并不想带它去城里,一是怕它不小心丢了,二是现在里面不明朗,怕出来个高级点的丧尸,撬了它的脑袋瓜。

    因为她本身储存的汽油就不是很多,要尽量省着用来赶路,所以这次进城,她选择了步行。

    但尤竹走了没几步,发现身后传来了一串缓慢的吧嗒吧嗒脚步声。

    回头一看,它拖着沉重的脚步,又追着出来了。

    尤竹对着它命令道:“回去。”

    但它并没有如她所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