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柯(奇特的恋爱过程。...)
    chapter22

    邢愿没定闹钟,等她起床的时候顾熠早就上班去了。

    桌上做好了早餐,还是温热的,她吃了两口就接到邬纭电话,说自己现在就在她楼下呢。

    “c6栋是么,小愿姐……”

    邢愿匆忙擦了擦嘴:“你怎么不等我去门口接你?”

    “不都一样吗。”邬纭在那头笑着说道:“姐你住几楼呢,我自己坐电梯上去吧,都到这儿了你不用下来了。”

    “不行,你等着我。”

    邢愿皱着眉头拒绝,穿好鞋就跑下楼,邬纭果然已经在她单元楼下门口外面等着。

    邬纭穿着一件浅紫色的毛衣裙,微卷的长发扎成马尾,背了个lv的小背包,整个人都透着青春洋溢的活力。

    见到她来,眉眼浅浅一弯:“小愿姐,好久不见。”

    “这么久不见……长高了?”邢愿眉头轻蹙,逗她。

    邬纭哪儿哪儿条件都好,只是有一点,是她毕生所痛。

    她一家子基因里都没有矮个子的,也不知道她是哪里营养没跟上了还是怎么的了。满打满算加起来,邬纭都只能凑个一米六的整,再往高就不能报了。

    所以她登时苦下脸:“小愿姐,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啊。”

    邢愿笑笑,不再逗她。

    领着她上楼,一路上邬纭都在止不住地碎碎念:“你看你穿着拖鞋就下来了,怎么就不愿意告诉我自己住7楼呢,我也就几步路再动动手的事情……”

    等邢愿打开门,她站在门口换鞋的时候才堪堪停住了嘴。

    “天呐!”邬纭的惊呼脱口而出,难以置信地望着邢愿。

    “小愿姐你谈恋爱了??”

    她直愣愣地盯着地上那几双明显不属于邢愿的男士鞋履。

    好吧,邢愿回过头无奈地看着她。藏不住,不过她也没想藏。

    “嗯,也没多久。”她手越过脑后揉了揉脖子,“看你忙就没舍得打扰你,所以才没告诉你的……”

    “这种事情,就算是我正趴地上给人定格你也得立马发微信第一时间给我说啊!”

    邬纭完全无法接受邢愿对此事的这番说辞,她托着下巴,踩着拖鞋在房间里踱来踱去。

    一副吃晚了瓜追悔莫及的模样。

    邢愿像个做错事的学生一样坐在沙发上,眼珠子跟着她转过来转过去,最后实在忍不住了。

    “纭纭,你能先坐下吗?”

    “我坐下你就从实招来?”邬纭拧着眉头,一脸凝重。

    邢愿哭笑不得:“我没打算瞒你。”

    邬纭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坐在单人沙发上审视着她的神情,唯恐邢愿对自己有所隐瞒。

    邢愿觉得这下两人之间关系被对调了。

    邬纭一字一顿:“怎么认识的?”

    “有一次我去医院……”

    “在医院认识的?”邬纭表情很复杂。

    “医院附近的公园。后来,又在小区外面碰见了……反正就还挺有缘的吧。”

    “就这?”邬纭死死抿着唇,神色严肃,“小愿姐,你在江城里算是很有名气的冷圈子大美女了,你知道吗?”

    邢愿不解:“这和整件事情有什么关联吗?”

    邬纭简直恨铁不成钢:“我的意思是,你以为的巧合可能不一定是巧合。”她着急地换位置,坐到邢愿手边。

    “你怎么能确定这种所谓的有缘分,不是有心人特意制造的偶遇呢?”

    邢愿认真思考了一下她这番话,然后摇了摇头。

    “抱歉,我觉得可能是我说的还不够明白,让你产生了这种误解。”

    补充了更多细节上的事情后,邢愿又笑着问她:

    “纭纭,现在你觉得他图我什么呢?”

    邬纭这下没话说了。她咬着指甲,缓缓摇了摇头:“小愿姐,你们这在一起的过程……可真奇特。”

    或许可以说是连“过程”都没有,直接就在一起了。

    奇特么?邢愿想了想,也觉得确实还……挺奇特。

    “不过……”邬纭脸上困顿不已,拉着邢愿的手思考了一会,才改口,“倒也不算太糟糕。哎呀,反正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了。”

    要不是邢愿在这方面毫无经验,她其实也不想插手多说这些。毕竟小愿姐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看,都比她要成熟靠谱得多。

    邢愿看了看钟表,正是吃午饭的时候。

    她提议道:“你等我换身衣服,我们出去吃饭吧。”

    “好啊。”邬纭自然没什么意见。

    邢愿做事情从不拖拉,几分钟就将自己收拾好了。两人挽着手出门,选了半天,最后决定去吃海鲜。

    吃午餐的时候,邬纭和邢愿约定好今天去她家吃个晚饭再走,顺便再看看邢愿这个传说中的男友到底长什么样子,是不是真如她所说的这么优秀。

    可天不遂人愿。

    两人刚准备逛逛街打发一下饭后闲暇时间,邬纭公司那边的人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二话不说,开口第一句就是求她回去。

    说遇到一个有点麻烦的客户,指明要邬纭过去才肯合作。

    挂断电话后,邬纭差点没咬碎一口银牙,在原地暗骂了这人一万遍。

    “纭纭,工作上有事么?”邢愿看她这样子,不免有些好笑。

    抬手替她捋了捋耳边掉落出来的发丝,安慰道:“没事,你下次再来也可以,我应该……没那么快会分手的。”

    邬纭委屈巴巴地抱住邢愿,一顿猛哭:“小愿姐啊呜呜呜呜,我好后悔啊,当年怎么就没去学画画呢,不然也能和你一样自由了哇哇哇。”

    自由?邢愿轻轻挑起眉,也不见得……

    都是相对的。

    送走邬纭,邢愿只能自己一个人找了个咖啡厅喝下午茶。

    唐迄司的电话这个时候才打过来。

    “怎么了愿姐,看你打了两个电话过来。”

    “哦?”邢愿声音浅淡:“你手机终于被打捞起来了么?”

    “别说了草,这些西洋小偷手段还他妈挺高明。”唐迄司又在那边骂了几句脏话,“算了先不说这个了,你先告诉我是不是国内出什么事了?”

    邢愿除了有正事,其他情况下绝不可能主动联系他。

    “唐迄司。”邢愿提到这就有点来气:“你还记得自己得罪过什么下三滥的人吗?甚至都闹到我工作室去了,把小吴她们几个吓得不轻。”

    “还有这事儿?”

    唐迄司有点吃惊,认真在脑海里回忆了一遍:“怎么可能呢,我爸最近管我管得特严,我都可乖可乖了。”

    邢愿还是不相信,她眉头微皱:

    “我不想管也懒得管你这些事情,但下次别让我再看见有人因为你去我的工作室闹事。知道了吗?”

    “我懂我懂。”

    唐迄司应了两声,又问:“有造成什么损失吗?你没受欺负吧。”

    邢愿想起过几天还要去取那笔钱,不免有些心烦意乱。搅了搅已经凝住了的咖啡,说没有。

    “但那是因为我在,要是我没去他们不一定做不出来什么别的事情。”

    毕竟那些人看着是真的很不入流。

    “没事就好,你先别急哈,我马上找人去查一查这个事情。主要我是真不知道啊……”

    唐迄司还在那边喊冤,邢愿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觉得自己脾气似乎有点上来了。

    手里正好有杯子,邢愿得趁自己还理智的时候,提前一步斩断愤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