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 第 15 章(不,我是太子的人...)
    阮棠独自欣赏了自己的美貌许久,等她回过神来,见到容烨唇部轻轻动了动。

    “抱歉。”

    他说。

    这才是容烨原本的声音吧,阮棠想。

    不再像昨天刚恢复声觉时那么嘶哑,淡淡的,轻轻的,还挺好听。

    接着,他又听到床上的人说,“谢谢。”

    阮棠不懂,谢她什么?告诉他这个消息,还是谢她照顾他?

    阮棠这次倒不急着回尚书府,她傍晚是与阮姒一起回去的,应该没人这个时候去找她,自然也就没人知道她不见了。

    阮棠又给容烨倒了一杯水,想着早点与容烨熟络起来也好,问道,“太子一个人想必会孤独,我留下来陪陪你?”

    见容烨没有拒绝,阮棠就当他是默认同意,又朝他靠近几分。

    他屋里有许多书,一眼看过去,有关于兵法的,有民间疾苦录,也有些诗词歌赋、古人传记。

    再仔细一看,那些书上的,无论是诗词歌赋,还是文人武将的丰功伟绩,许多都是历史上真正存在过的,例如自刎前还唱着‘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又例如一心为国却蒙冤惨死的岳飞。

    再例如,辛弃疾、李白等人的诗词歌赋。

    阮棠简直惊呆了,这是哪个架空的朝代,竟然对她大中华的历史文化如此渗透。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以后别人问起她点关于文化上的东西,她像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阮棠再三思量后拿起一本人物小传,是关于始皇帝大公子扶苏的,“我念书给太子听?”

    容烨依旧一言不发,不过阮棠已经习惯了他的沉默,拿起略微有些褶皱的书册,从第一页秦始皇一统六国后苛民□□、扶苏屡次谏言却遭圣怒开始念起。

    念到中间,始皇帝病逝,此时扶苏被发配到边疆,胡亥造反篡改始皇遗诏,拟书赐死扶苏以及不受他控制的大臣。

    阮棠越念越觉得压抑,这段历史她是知道的,却没有深思过,这会儿想想,倒是觉得跟容烨的经历有几分相似了。

    齐王容彻蓄意谋反,与皇帝联手要置容烨于死地,如若不是她意外穿书,又意外的绑定了什么系统,容烨的情况,可能又要走上小说里的结局了吧?

    下意识的合上书本,担心容烨走不出这心结,安慰道,“你别多想,只管好好养身体就好了,我一定能治好你的病,天道好轮回,荣彻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不会有好下场的!”

    却见容烨已经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她说的话容烨听进去了没有,最终无奈的将书放回原处,又重新给他掖好被子。

    她不知道容烨冷不冷,做完这一切,阮棠自己倒是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天气,真特么的冷!

    阮棠搓着自己冻僵了的手,还没捂热,就听到系统催魂似的声音。

    【宿主请注意,前方有重要人物出现,情况十分危急,请宿主立刻搭救重要人物】

    阮棠一脸懵逼,“不是说好我只需要拯救太子就可以了吗?为什么别的人也要我救?”

    【因为那个人对太子容烨非常重要,请宿主务必将他救下,作为奖励,宿主将得到20信任值作为报酬哦】

    20信任值?

    那倒真是个不错的奖励。

    不过,对容烨非常重要的人?小说里容烨一出生母妃何氏就难产致死,正是因为皇帝当初对容烨母妃爱得深切,才许诺他的母妃,将来若生出的是男儿,就立为太子。

    也是何氏肚子争气,当真怀了个男儿,容烨出生后也不负众望,小小年纪便在各方面都获得颇大建树,十几岁便征战沙场立下赫赫战功,明明皇帝和满朝官臣都喜欢他,百姓也都对他崇拜有加。

    这也正是阮棠搞不明白的地方,为何后来皇帝要置他于死地。

    莫非容烨母妃的死另有隐情?还是说,容烨不是皇帝亲生的?

    “我要去救的人是谁?”

    阮棠问系统。

    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容烨应该没有比较在意的人才对。

    还是说,他曾经有过心上人,如今也遇难?

    然而系统却不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重复,【请宿主立刻救下重要人物,否则他将面临生命危险】

    又是一个有生命危险的。

    阮棠叹气,算了,她就当自己是救世主好了。

    问道,“重要人物在哪?”

    【出城门,郊外三十里的小河湾下,请宿主立即救下重要人物,目标任务剩余生命倒计时,30秒,29秒,28秒……】

    阮棠:“……”

    她这辈子就没这么无语过。

    哪有用倒计时来衡量别人生命的。

    不过她也真怕耽误了时间救不活那个所谓的重要人物,来不及顾及其他,当即使用了缩地千里。

    等容烨睁开眼睛时,屋里已经没有了动静,连开门声都没听到过。

    她什么时候走的?

    脑子连还回荡着系统的声音,【17秒,16秒……警告,还剩10秒,9秒……】

    阮棠心里默念系统给的位置,终于在还剩最后七秒的时候,看到脚下小河流旁边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年轻男人。

    “他就是这次的重要人物?”

    【没错,就是他,此人现在生命气息虚微,请宿主立刻兑换‘救死扶伤’道具救醒他】

    阮棠点了点头,等她找到救死扶伤药,脸上大写的蛋疼。

    一万积分……

    这特么是什么灵丹妙药,她给容烨的药都没怎么贵过。

    看着自己手里只够一个零头的积分余额,忍痛点了借贷积分。

    果然是灵丹妙药,不出十息的时间,那人便醒来,一脸防备的用沾满血的手拔出腰间的剑,“你是何人!”

    阮棠:“救你的人。”

    心里忍不住想,这古代的人只顾着练剑,脑子好像不太好使?这里就他们两个,她如果想害他,还会给他醒过来的机会吗?

    问系统,“现在能告诉我他是什么人了吗?”

    既然不是对象,又是容烨在意的人,那还能是什么人?

    朋友?下属?

    【他是容烨的侍卫,西北部战军副将,名叫莫离,遭容彻算计死里逃生,来给太子容烨报信】

    原来如此。

    怪不得容烨精明半生,落惨后却无人问津,在她问起他信任的人时也默不作声。

    原来早被容彻一网打尽了。

    不过现在,既然他救回一个,那往后对于容烨要搞事业,就好办许多了。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阮棠看不太清那人长什么样,却清楚的看到他一身是伤。

    要赶紧处理一下伤口才行。

    可是现在这荒郊野岭的……

    恰好这时,一个老者赶着一辆驴车经过,车上有不少木材,看来是上山砍柴回来的。

    阮棠叫住了他,“大伯,我朋友他受了伤腿脚不方便,这荒郊野岭的又不安全,您看能不能载我们一程?”

    远远的就见那老者停住了驴,声音里乐呵呵的,“行,你们不嫌弃的话就上来吧,年轻人,你们要去哪?”

    “谢谢老伯,我们去京城。”

    男人听到她说去京城,倒是没那么抗拒了。

    不过,也只是平静了片刻,接着,蓬头垢面满是血污的脸上比刚才更加凶狠了几分。

    莫离抓住她要去扶他的手,力度大的惊人,“你是容彻的人!”

    阮棠:“不,我是太子的人。”

    好不容易趁他发愣的片刻,阮棠快速抽回自己的手,疼的甩了甩手腕。

    这人真是,就不能往好的想吗?

    容彻让他险些丧命,他就见到谁都觉得像容彻?

    “莫离护卫。”

    阮棠道,“与其在这猜测我是谁,倒不如跟我离开这里,既然你如此狼狈的逃到这里,只能说明容彻的人已经在后面了,你也不想再落入容彻手中吧?”

    果然,她的猜测没错,只听系统说道,【宿主英明神武,莫离确实是从容彻手中逃出来后一路被追杀,追兵马上就赶到了呢】

    男人闻言明显的僵硬了一下,接着再次紧紧的抓住她的手,只是却跟刚才不同,而是充满激动,“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真是殿下的人?殿下他现在怎么样了?”

    阮棠:“……”

    你这变脸这么快,我还有点适应不过来。

    再次艰难的将手抽出来,“太子他没事,你如果信得过我,就先跟我走,否则真来不及了。”

    莫离犹豫了片刻,强撑着站起来,又差点摔下去,“好,我跟你走!”

    老人见他们磨磨唧唧还停在原地,过来催促道,“这天马上就要下雨了,你们还走不走哇,我这一车的柴火可淋不得雨呦。”

    这一过来,看到阮棠,顿时惊的张大了嘴巴,老脸上堆满了激动的笑容,“哎呦,你就是城里美容店铺的那个小郎君吧?我见过你,我孙女还在你的店铺里买过面膜呢,她说效果可好了,她还想买,不过郎君这几日店铺都没有开张,想不到我老头子竟然在这遇到小郎君了!”

    阮棠惊讶,想不到她路上随便遇到的人,竟然还是自己的客户。

    老者走近了才见莫离情况不太好,连忙扶他到车上,“小郎君这位朋友怎么伤的如此重,我就是个粗人,这驴车平日里都是拉柴火的,只能让郎君和郎君的朋友将就一下了。”作者有话要说:以后尽量日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