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 二号小弟(不定时功能性损坏...)
    竹林清幽,泉水声响若隐若现,阳光挤进林间小道,空气中的水汽和尘埃都现了原形。

    “你自己目前有什么修炼的方法吗?”夏果讲完一些神鸟族类的修炼方法后,摘了个竹米给江柠。

    江柠把之前几次自己压制净化杀戮之血的事情都讲了一遍。

    夏果慢慢踱着步,若有所思。

    “白团子,就像我之前说的,灵力强大的上古神鸟族类,都有自己独特的修炼方法,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我有一些想法,你听好。杀戮之血对你来说是一种天然的修炼灵宝。灵宝灵宝,切忌贪婪。集中注意力,是你首先要修炼的。”

    “贪婪?”江柠有些疑惑。

    “是啊,很简单啊,你几次压制净化,在温泉的那次效果最好,因为你没醉倒,饱腹感也不强。对比几次的不同,很容易就发现关键所在了。”

    “嗯......是什么?”江柠冥思苦想了一会,还是不知道关键在哪里。

    “白团子,修炼也是要多多总结经验的哦~”夏果有些得意,“来,叫声好听的来听听~”

    这凤凰看着美艳动人,声音听着也挺妩媚撩人的,怎么就和财神一个德行啊......

    “嗯...果果姐姐~”江柠压住发麻的头皮,想着漂亮的美人都喜欢被小辈叫姐姐,嗯,叫姐姐总没错。

    “额......”夏果好像不属于江柠想的那类漂亮美人,“天哪~白团子,我鸡皮疙瘩掉一地,不许用叠词,知道吗?”为了证明掉了一地,夏果还用脚使劲跺了一下。

    “那叫什么?”没猜到夏果心思,还尴尬了,江柠也很羞耻啊。

    “叫我果姐!以后你就是我的二号小弟了,知道不?”夏果一副土匪头子的语气。

    “二号?一号是谁啊?”

    “一号?一号当然是若栾啦。他小时候就已经哭着求我,收他做小弟,哭得我都不忍心了,我看着资质还不错,勉为其难收了他。”夏果胸脯挺得直直的,整只鸟透着骄傲。

    “啊,你和元神小时候就认识啦?”江柠有些吃惊,而且还是小弟,凤凰不是元神的坐骑吗?天界这么爱玩的吗?坐骑收主人当小弟?

    “对啊,你想做一号?虽然你很可爱吧,但是做一号小弟...现在还是不太行的。不过有目标是好事!等你灵力提高了,和若栾打一架吧,赢了他就能做我的一号小弟了!”夏果也不知道怎么得出“白团子没办法做一号,看起来好像很失落”这个结论的,想了个两全的办法,说完自己还隐隐有些期待。

    “额...我没有...”

    “不用说了,你的决心我已经感受到了。我一定会尽全力教你修炼的,希望你早日能打败若栾,荣升第一的宝座!”

    ......

    嗯,这凤凰原来还是个戏精。

    “嗯...小果姐,刚刚说的关键是什么呢?”江柠见自己解释不清楚了,干脆放弃,回到原来的话题。另外,果姐听着也太霸气了,还是小果姐比较好听。

    “哦,对!关键就是,温泉那次,你想的是一种食物,闻到的就是一种食物的味道,杀戮之血的压制净化效果就好很多,其他几次都是两种及以上的食物味道,你就容易醉倒,而且饱腹感很强。说明......”这次夏果没反对称谓,说完关键所在,最后还希望来个教学互动。

    “说明,吸收杀戮之血要集中注意力,想一样喜欢的食物就好,不能贪心,把所有食物都想个遍。”江柠总算是明白了。

    “没错!不过,集中注意力这点我帮不上你什么,需要你自己去摸索体悟。冥想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这半个月每天早上,你就来竹林里冥想,慢慢摸索集中注意力的方法好了。”

    “好。”

    慢慢走到梧桐林,江柠觉得自己就像是在亚马逊森林里,棵棵梧桐树都很粗大,高高立着,叶子翠绿繁多,一张张一层层地遮蔽着,阳光难以容身,湿气更加沉重。

    夏果顶着白团子走进去,渐渐的,江柠看到夏果全身泛起初见时那幽淡的红光,在有些阴暗的梧桐林里显得格外神秘,越走越深,江柠看见前方有亮光一闪而过,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

    “白团子,你试试看,用最快的速度飞几圈。”夏果突然开了口。

    江柠没有多问,开始拍打自己的翅膀,用最快的速度疾冲到空中,随后,在近处,几棵梧桐树间来回盘旋了几圈后,飞回夏果身边。不知道为什么,江柠气喘吁吁的,觉得比容谨当初用珠帘训练她的时候还要累。

    “很好!果然是上古战神神鸟!”夏果露出一丝惊喜,随后又慢慢说出原委:“上古时期,梧桐林是凤凰的栖息之地,湿气之大非比寻常,一般鸟类根本无法飞行。你不仅能飞,还能保持一定的速度,已经是颇有天赋了。”

    “但是......我感觉好累.......体力消耗也比平时大好多。”江柠喘着气,有些说不上话。

    “别小看梧桐林的湿气,飞得越快越久,加在你身上的重量就越大。这就是你每天下午都要来训练的内容,这片林子并不是很大,等你能毫不费力地横穿这片林子,后面还有惊喜等着你。”夏果在修炼上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身形挺拔,语气严肃,像是个充满威严的军训教官。

    第一日就在一边参观一边聊天一边试验中度过了。

    晚上,夏果拒绝了若栾要她们去正殿吃饭的邀请,两人在一起吃完饭后,夏果又跑到江柠房间,继续聊天。

    多数时间都是夏果在说,江柠在听。夏果仿佛要把这漫长的没有人一起说话的时光都补回来。

    江柠看着她一直处在兴奋的状态,也不好打断。看她实在是不愿意停下来,江柠把容谨昨天做的小零嘴拿出来,是动物模样的小饼干,模具还是容谨照着江柠的要求画的。夏果尝了一口就爱上了,还夸容谨厨艺好,江柠也有些骄傲,与有荣焉。

    哎~美人现在在干嘛呢...江柠看着小饼干想着。

    这个晚上,夏果说了很多三界的奇闻异事,江柠也听得很感兴趣。时间过得很快,两人都没注意到元神敲了江柠的房门。

    若栾站在房门前,听见里面聊得热火朝天的,抿了抿嘴,又是加重力量扣了三下,就听到夏果的大嗓门:“谁啊,大半夜不睡觉的来敲门?”

    夏果让江柠别动,自己起身去开门,刚刚站起来就撞到了桌角,随即她身形晃了一下。

    “小果姐!没事吧!”江柠连忙飞到她身边。

    “没事~我很好啊!”江柠这才发现夏果的眼睛都有些睁不住了。连忙让她坐下,然后去开房门。

    一打开房门,就见元神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往屋里冲,江柠一回头,就看夏果正站着,闭着眼头朝下,整只鸟就要往下栽,吓了一大跳,连忙跟上。

    “夏果!没事吧,怎么了这是...”江柠有些慌乱。

    元神抱着夏果起身,暂时先放在江柠的榻上,探了一会脉搏,盯着眼前的白团子,表情有些复杂。

    “我就不应该同意让她教你。”刚脱口说完,就见元神有些懊悔,转移了视线。

    ......

    江柠默默地飞走,倒了杯水过来,递给元神。

    若栾接过水杯,拿出一个四方药盒,里面有好几个分格,却只有一颗丹丸,他把它化在水里,喂给夏果。做完这些,江柠发现,元神额头也密密麻麻渗出了汗。

    “抱歉,刚刚是我态度不对。谢谢。”卸下劲的若栾对着江柠说。

    “没事的,没事,是我打扰了。元神,你没事吧?”

    “无事,不用担心。”元神神色淡淡。

    “嗯......元神,我想着还是问一下比较好,夏果她的身体还好吗?”

    元神一阵沉默,似乎不太乐意江柠问及夏果的身体情况。

    怕元神误会,江柠急忙解释:“嗯...我的意思是,如果她身体不舒服的话,剩下来的日子,我可以自己修炼,因为她今天都提点我了,后面我自己修炼没问题的,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再找她,这样行吗?”

    看着江柠说得满脸诚恳,若栾想着元神殿已经再次加固了结界,他的面色有些松动。

    “不用,她要是想跟着你就跟着吧,注意着点她的情况。她的眼睛和四肢会不定时的功能损坏。”若栾一个字一个字地和江柠交代着。

    “那个药,是不是有缓解作用?能不能带一些在身边?”江柠想起刚刚化在水里的丹丸。

    “不行,这药不能多吃。有什么情况通知小蓝,明天我让它呆在你们身边。”若栾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江柠的提议,并增派了人手。

    “好,我一定会注意的。”江柠应下。

    元神已经抱着夏果回房了。

    此时,江柠躺在床上,也睡不着,眼睛和四肢...不定时的功能损坏....是什么意思。

    之前财神就说,夏果没办法和别人神识沟通,要是她的耳朵原本就是坏的呢。

    江柠回想与夏果相处的整个过程。

    初次和夏果见面的时候,她追得紧,追到很近的时候才说“原来是只白团子呀”,这是因为太远了,所以看不到自己的样貌,眼睛功能损坏的意思吗?

    还有,刚刚她突然晃来晃去,又控制不住地往地上倒,江柠刚开始以为是她聊天太久困了,原来是四肢功能损坏的意思吗?

    夏果虽然有点中二,但是很活泼,性格也大大咧咧的,指导修炼的时候也是因材施教、倾囊相授。和她相处起来也很舒服,怎么会生病呢......

    元神也算是个长袖善舞,人脉广泛的人,看得出来,元神为夏果做了很多,也很宝贝她,这么多年,如果连他都没有找到治疗的方法,这个病,好严重啊......

    夏果算是江柠在天界交到的第一个女性朋友了,又是她师傅。

    这一晚,江柠翻来覆去,一直没睡好,梦里反复出现夏果和元神,还有温柔看着她的容谨。她觉得好无力,好难过,什么都做不了......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休息一天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