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梦游奇谭(“是我的亲姐姐,在树里出生...)
    实际上,这几天来探望神山树里次数最多的人是夏油杰。

    由于“窗”的特殊性,大部分时间他驻扎在学校进行资源调配等发号施令的工作,不像是五条悟他们以出任务为主的咒术师天天往外跑,由此获得了更多自由探视的时间。

    很少归家的他,也没有把原来的照片带在身上。

    十二年过去,他心中属于树里的记忆也好像褪色一般放在最里层,是保护着也是刻意忽略着。直到当时在后车座看到少女的脸庞时,明明是昏迷,但夏油杰还是蓦地回想起多年前这孩子因贪凉而睡在地板上时安恬的睡颜,于是十二年的封闭被打开也不过是一瞬间。

    而且复活后名字也不改,姓氏还用的是母亲出嫁前的,夏油杰真的是不知道该说她傻呢还是有执念呢,要是碰到个熟人分分钟掉马,怪说不得搬到风牛马不相及的米花町来。

    也就是他在当年读高专的时候很少提及家里面,五条悟这家伙惯例是不在意这些小细节的,不然早该在她第一次来咒术专高的时候就抓住她。

    看着因未知原因沉睡的树里,夏油杰就突然感觉很无奈。

    “很难想象复活这件事竟然是真的,”家入硝子感叹道,“这是术式能够做到的么?”

    夏油杰坐在病床前,“不,我想应当也是束缚的结果。”

    “束缚?开玩笑吧……”

    “如果说,与树里做下束缚的另一方是特别的存在呢?所以才会特别重视等价交换。”

    想要的越多,付出的代价也越多。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五条悟的降生使得诅咒一方成倍猖狂,虎杖悠仁吞下宿傩手指而另诅咒提前复苏,这都是天平公正的结果。

    有关咒术界的人或事就没有不疯的,一切皆有可能。

    虎杖悠仁曾提到所谓叫纱织的咒灵所说的束缚,虽然只有只言片语,其实也不难推测出部分内容和规则。

    首先,既然是等价交换,那必然双方都提出了条件。

    现已可知,神山树里从前的记忆被封印是条件之一,只留下了最基本的常识和对纱织的一个家庭的概念。夏油杰无论如何对纱织都没有印象,哪怕他们从血缘上来说真的是表兄妹,但是她从前都是被夏油一家当做亲生女儿、妹妹看待的。

    那么也可以推测出“纱织作为树里的母亲”这一点,也是一个条件。

    他还记得五条悟咋舌道:“不是吧,你妹妹有没有咒力你不知道的?”

    “自从进了高专后我就很少回家了,”夏油杰有些头疼,“再说树里也只是比我小一岁而已,去世的时候才十四岁……”

    他好像回忆起什么,抿抿嘴将未尽之言吞了回去。

    “总之,就是没有什么异常,不然我爸妈肯定也会告诉我的。”

    五条悟:“说不定瞒着你的。”

    那么“咒力封印”这一点也可以暂时纳入束缚规则之中。

    算上复活的话一共有四个条件。

    按常理说应该是一方两个条件,但复活这个太具有诱惑力,也是最为无法估算价值的条件,很难说这是不是一换三。而眼下这四个条件,由于理不清树里和纱织之间的关系,一时间还真无法判断到底是哪一方提出来的。

    当然,可能还有更多的条件还没有分析出来。这种甚至连证据都没有的东西,找暗夜男爵来也无济于事。

    虎杖悠仁在一旁老老实实听老师们推理,等到一个空档才插话进来问道:“夏油老师,我能问问神山她当年是因为什么去世的么?”

    “……从楼梯上摔下来,脖子断了。”

    夏油杰回答他,看起来是笑着的样子,眉头却是紧紧锁着,“真不小心是吧?挺傻的。”

    “……对不起,夏油老师。我不该问的。”虎杖悠仁后知后觉自己这是在挖对方的伤心事,只怪自己还没能将树里的新身份新关系梳理好,他其实只是想,如果能知道更多就好了。

    “没关系,十二年了,早该过去了。”

    夏油杰转头看向树里,深深叹一口气。

    现在束缚已解,很难说她最后会怎么样,是恢复记忆?还是再次回归原点而消失?

    有些时候夏油杰都会忍不住戳戳她,仿佛是实体的才会放心。

    ——

    最先发现树里异常的是家入硝子。

    少女的咒力在持续性泄漏下,从鱿鱼须须变成大章鱼一般的触手,再到后来完全无堵塞的外泄。

    虽然检查报告屡次都表明没有问题和影响,但她就像是在燃烧的火焰一般,很难不让人担忧她的身体状况。

    而在某一天早晨,家入硝子发现了不对。

    没有咒力泄露了,取而代之的是——

    领域展延。

    与领域展开不同,是一种和简易领域保护自己的方法,相当于反向用领域包裹住自己来达到一个护盾的效果,缺点是不能和术式同时使用。

    不能确定领域的效果,家入硝子不敢轻易触碰,只是通知了在校的人尽快赶过来,包括校长。

    她的额头都渗出汗来,不知道该感叹是少年英才,居然无师自通领域,还是该对事态的诡异发展抱有不安。

    “真是不得了啊。”

    万万没想到的是,五条悟不在就算了,竟然连夏油杰都不在。

    男人的声音从电话对面传来:“树里先拜托你们照顾了,我很快就会回来。”

    夏油杰挂掉这通突然的电话,他难得换上了除咒术高专校服以外的衣服,但也是黑色系的简单休闲搭配。现在已经到了穿短袖的时候,哪怕是纯黑的t恤一旦配上个性的丸子头,一点朴素的感觉都没有了。

    他面前的是一栋一户建的老房子,面积要比一般配置大上一点,有前院和后院。篱笆上爬满了爬山虎,花花草草的也很多,看得出来房屋主人在精心照顾。

    顿了顿,夏油杰按下门铃。

    很快就有人从大门出来,那是一个中年妇人,大概有四五十岁左右,但因为保养得当也很难确认具体的年龄,精气神也比同龄段的人有活力一些。

    她抬头看清眼前来人,惊喜地眯起眼睛,是狭长的狐狸眼,“呀,看看是谁来了,这不是杰吗!”

    夏油杰被她揽住胳膊,半推半就地往屋里走:“妈妈,我回来了……顺便问点事。”

    由佳很久都没有看到儿子回来了,说不高兴是不可能的。他们做父母的当然也理解孩子职业特殊,能做到不添麻烦那就尽量做到,但同时他们的思念也成倍增长。

    她忙前忙后,先是把夏油杰按在沙发上做好,又去橱柜里翻找他在家时喜欢的零食和饮料。

    夏油杰其实有些无奈,他都要三十岁的人,老早就不吃这些了。

    “你爸爸今天出去钓鱼了,不然肯定也会很高兴的,”由佳终于把东西都准备好,示意儿子不要客气,“怎么了,今天突然回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涉及到一些原因,我来问问……树里有关的事。毕竟初中过后我和她关系就有些远了,还是妈妈你知道的清楚一些。”

    “噢、噢,”蓦地提起这个将近缄默十年的名字,由佳的情绪有些低沉,“树里那孩子……算了,你问吧。”

    到最后声音还有点发抖。

    夏油杰并无挖开亲人伤疤的意思,但为了真相还是必须硬起头皮问道:“树里她当时真的是普通人么?我是指,真的没有和我一样拥有咒力么?”

    由佳疑惑:“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我们家的咒术师只有你一个而已,树里没有你那种天赋。”

    “不,只是有些猜测罢了。那么——”

    “妈妈,你认识有叫做‘纱织’的人么?”

    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窗照射进来,因为有窗帘而在地板上形成一块块光斑,也能看到荡起的一些灰尘。屋内温暖的温度令人昏昏欲睡,但夏油杰明白自己此时此刻再清醒不过了。

    由佳在自己提起“纱织”这个名字的时候,眼神很明显地飘移,甚至不敢与自己对视,她绝对知道这个人。

    “杰,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个名字的?”她轻轻问。

    “说出来你恐怕难以置信,是突然想起原来树里提到过。”

    “怎么可能呢?”由佳并不买账,但是她还是选择回答了,“如果是树里提到过那就更不可能了……因为那个叫做纱织的人——”

    “是我的亲姐姐,在树里出生后就死去了。”

    夏油杰瞳孔一缩:“什么?所以是神山纱织?!”

    “树里去世地太突然,我和你爸爸也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这件事。”

    现名夏油由佳、原名神山由佳的妇人望向窗外,那里正面对后院,恍惚间她还能记起来年幼的树里在这个院子里玩耍的日子。

    “她其实是我的亲姐姐神山纱织的孩子,很不走运的是在生下她之后姐姐就因大出血去世了。也没有人知道生父是谁,是姐姐在妈妈、也就是你外婆的谩骂下坚持生下了树里……”

    “‘树里’这名字还是纱织姐取的呢,”由佳对儿子苦笑,“当时你才一岁,我和你爸看不下去就决定抚养她。对不起,一直没有告诉你这个秘密。”

    “你才生下一年,我们到底也是新手父母呢,当初每晚都睡不着,害怕你不喜欢她,又害怕你认为爱被她夺走……不过,事实证明那是我们多想了。”

    “我从不觉得讨厌过。”

    夏油杰闭上眼靠在沙发上,这个房子承载了他去高专之前的所有记忆,自然不乏有树里的身影,“我很庆幸妈妈你们做出这个决定,谢谢。”

    因为年龄差不了多少,其实小时候他们关系也不错。

    听虎杖悠仁说她复活后还一直在咖啡厅打工。

    明明这个年纪都该上高中参加社团开心玩的。他还记得去了高专之后,和树里的联系仅限于线上聊天了。那家伙经常发一些照片过来,学园祭的、逛街的、旅游的等等,当时他还觉得有点烦。

    树里去世的消息是他人生转折点的时候,当时自顾不暇,接到由佳的电话愣是没反应过来,毕竟几天前他们才见过。

    后来他就把这些照片发给了由佳。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打开手机,夏油杰这才发现属于树里的联系人头像已经变成灰色,甚至再也没有弹出消息过。

    再也没有各式各样的照片,像素放到今天来说不定还是高糊,也没有如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聊天提醒,夏油杰这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做“离开”。

    ——

    听到树里情况有变时虎杖还是在学校的某一处地下室和咒骸进行练习和对打,显然他还是保持了假死的状态,据五条悟所说,时机还不到位。

    要找,就要找个惊艳的时刻把那群老橘子直接气出心脏病,最好是直接进icu的那种。

    虎杖悠仁早就练出如何避开同学搭档们到医务室的路线,比起夜蛾校长来说他居然是第一个到的。

    直冲冲地闯进来就奔向最里面的病床,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为何会这样焦急,是因为他们因一个事件牵扯在一起么?还是说因对方的昏迷而感到愧疚自责?

    家入硝子在后面追,也不知道一个小小的医务室怎么会演出这种戏码:“喂,等等啊,不要去碰——”

    “昂?”

    等到他回过神来时,自己的一只手刚好搭上病床边缘,。

    家入硝子瞳孔一缩:“糟糕!”

    嘭得一下,树里身上貌似由于领域被触发绽放出刺眼的光芒,虎杖悠仁则是觉得那只手突然被桎梏而动弹不得,全身又被诡异的光芒笼罩。

    霎时间,好似就在这里形成一个锚点,以这个锚点为中心周围产生了巨大的吸力!

    家入硝子并未在这范围中,不,倒不如说这股吸力的目标就是虎杖悠仁。

    “哇啊啊啊啊!!”

    虎杖悠仁表示自己已经解禁全力扒住旁边的东西,但是吸力之巨大,不到十秒他一只胳膊都被吸进一个神秘的空间。

    “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夜蛾正道震惊的声音传来,很快虎杖悠仁瞥到有个泰迪熊模样的咒骸就来帮自己扯出去,但始终还是一个处于劣势的角斗。

    “不……是吧……”

    虎杖悠仁咬紧牙关,最后还是支撑不住,连着和那个咒骸一起被吸了进去。

    “就、就这么不见了?”家入硝子一下瘫坐在座椅上。

    “事态不妙啊,看起来是被吸进去领域了,”夜蛾正道头疼极了,“就不知道这是领域的效果还是怎么——”

    “别歇着,快去找悟和杰他们回来!”作者有话要说:【本文将于5.21即周五入v,因字数调整明天不更,入v当天掉落三更!谢谢宝贝们的支持,希望可以继续看到大家!!】

    写这篇文的初因是因为涉谷篇被气到了……想给虎子一个快乐的生活

    所以大家在这里一开始就没有看到过脑花,很认真的跟大家说此文中脑花已经被干掉了

    具体会在这个副本里揭开谜团,这个副本比重大可能会很长

    总之,谢谢大家的支持,第一次入v也感觉有些惶恐

    希望能写好给大家带来完整的作品,谢谢大家

    届时会在入v第一章给评论前20发红包(不知道会不会有20个哈哈)

    -

    可公开情报:

    树里死亡时间是在怀玉篇,但是没有阴谋

    束缚的内容是文中人物推理,不一定对哈

    下章虎子开始梦游仙境(不是)还捎走人家的泰迪熊
为您推荐